笔趣阁 > 洪荒混元路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黑帝颛顼

第一百一十九章 黑帝颛顼

 热门推荐:
    说来也是造化弄人,黄帝轩辕乃是土德大帝,本来应当是一位具有大地之厚德的仁君。

    可是因为其乃是三皇之中最后一位,身居天地人三皇中的人皇之尊,处于人道因果业力平衡之位。

    如此这就导致轩辕,其是感北斗七星之灵而出,先天的无边杀气,需要历经百战方可得证人皇尊位。

    而相反的,原本应当是杀绝果断的金德白帝,却因为其为人族五帝之首,同时也是作为刚刚经历杀伐统一,需求和平发展的人族后继共主,这就戏剧化的导致这位应金德之气而生的人皇不是杀伐之主,反倒成了一位守成仁君。

    仁主少昊还受到多宝道人的影响,对于修仙问道之事颇感兴趣。

    因为有大量时间修行上清之法之余,少昊还修了当初伏羲留下种种人道感悟,人皇经验,于是因为少昊渐渐有了太昊伏羲的德行,而导致少昊之名名传天下。

    少昊修行太昊之法后,心灵就是越发平静,深得仁君之道,平日最是喜爱操琴养性和百鸟相伴,同时不爱凶猛好战的狮虎之兽,对待座下臣子亦是以宽厚为主。

    因为少昊的一番仁君之道,就是使得在连番大战之后的人族重新安稳起来,同时日渐繁荣,有着蒸蒸日上的趋势。

    当然了处理整个人族的事务,一向仁慈是不好的,同时因为少昊对于人族的事情也偏向于放任自由,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便是以自身精力不足为缘由,将自己的侄子颛顼给招了过来。

    颛顼乃是黄帝和嫘祖的孙子,当年黄帝留下二十五子,其中有二子为嫘祖所生,长子名唤玄嚣,也就是现在的人皇少昊,而次子昌意。乃是黄帝二十九年,嫘祖于若水附近生下的,于黄帝七十七年,降居于若水,其后昌意娶妻蜀山氏女昌仆,生有一子便是颛顼。

    因为昌意与少昊兄弟关系极好,所以颛顼本人不但自年幼之初便由少昊抚养,同时颛顼很多文艺学识都是少昊传授的,像是颛顼华夏一绝的琴技便是得传于少昊悟于伏羲的操琴之法。

    少昊也是因为颛顼的有能力和才学而颇为喜爱他,到了日后少昊甚至不传位于自己几个儿子,而将人族共主的位子传给了高阳氏颛顼,也其实不奇怪。

    受到了少昊的影响,颛顼日后也是有样学样的,不传位于自己的后嗣,而是传位于自己的侄子,少昊之孙高辛氏帝喾。

    关于颛顼的性格问题,一直是多宝道人和少昊感觉奇怪的,多宝道人初见颛顼的时甚至认为颛顼和少昊所感的德气是不是弄反了。

    因为颛顼性格,极其类似于其爷爷公孙轩辕,不但帝皇之气凛然,同时霸道异常,颇有杀伐果断的味道在其中,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公孙轩辕这逆反五行德行的奇葩祖孙三代。

    颛顼因为自幼呆在少昊身边,辅佐其治理九黎地区,封于高阳,故又称其为高阳氏。

    颛顼聪慧异常,从十五岁开始辅佐少昊,二十五岁已经开始全方面帮助少昊处理政务了,五十岁的时候,颛顼已经可谓是人族共主了。

    少昊在在位一百零八年之中,设工正农正,正度量制历法,测天象,作乐九渊之后,就是顺势将人皇之位传于颛顼,在太乙认承下,荣登天阙代替轩辕成为第四位人族五方帝——白帝。

    轩辕在做了百多年天帝之后,让位少昊,就是荣登火云洞中镇压人族气运。

    少昊走后,颛顼就是全面展露出他那类似轩辕的行事作风,也不知道是不是冤孽啊,因为颛顼和轩辕太像了,所以也导致巫族对于颛顼极其仇视。

    那原本自常羊山一战之后的巫神祭祀,又一次在颛顼领导的人族当中死灰复燃了。

    像是信奉巫教最严重的,便是颛顼最初治理的地区九黎,九黎对于巫教的崇尚已经到了,崇尚鬼神而废弃人事的程度,一切都靠占卜来决定,百姓家家都有人当巫史搞占卜,人们不再诚敬地祭祀诸神,也不再安心于农业生产。

    颛顼虽然解决这问题,但是又不能对百姓如何,最后便是学习其爷爷轩辕黄帝的手段,改革起宗教来,像是亲自净心诚敬地祭祀天地祖宗,为万民作出榜样,然后又任命南正重负责祭天,以和洽神灵,任命北正黎负责民政,以抚慰万民,劝导百姓遵循自然的规律从事农业生产,鼓励人们开垦田地,最后禁断民间以占卜通神的种种巫教活动,使社会恢复正常秩序,一举打压下死灰复燃的巫教。

    被颛顼强势打压的巫教自然不肯,于是就是派遣九凤为代表,来统帅九黎部落且战且退的带领九黎部落退向东夷与南疆夷越地区,并且在日后和人族对抗了数十次。

    其中最严重的一次,就是九黎东夷聚合力进攻于颛顼的帝都,其来势凶猛,颛顼驻扎边疆的军队难以阻挡,若不是幸有蜀地苗民应其诏攻夷背,才大减压力。

    坚难抵抗之时,颛顼紧急率领大军前往前线,与东夷族九黎遗脉的联合军遥遥对峙着,望着那士气如虹的联合大军,颛顼心头一沉。

    看这气势,虽然未必比得上当年蚩尤统帅的九黎大军,但是亦是胜过了如今的人族大军并不少了,毕竟人族经过百年的安逸生活,在兵事上却是显得有些懈怠了,哪怕自己上位的日子里军队有所进展,但是亦远远比不过当年的那支雄狮劲旅了!

    看着眼前大军将来,颛顼思来想去就是决定自行上前对战对方将领,颛顼大步跨出,走到战场的中间,静静地凝视着对面的大军,就是和对面联军当中出现的数位将领交战。

    要知道颛顼和少昊一样,也是由上清圣人一脉的弟子来教化,其修行上清仙术,习的上清剑道。

    哪怕此时颛顼手中却无一柄上好的仙剑,也不是那些修行一些旁门左道的联军将领可以抗衡的,而在此次大战最激烈的时候,就是自天外降下一把浑身星光闪烁,自有一股澎湃皇者之气流转涌动的宝剑,宝剑名唤腾空,乃是上清圣人当年得自于分宝岩上的先天宝剑于太清圣人手中画影剑一主生一主死,皆为帝皇之剑,有无穷妙用。

    这腾空剑主死,自然威力无穷,此时落到在修行上清剑道,身为人皇的颛顼手中自然大展神威,让东南疆之中的九黎遗脉来犯的东夷族无可抵挡的。

    打到最后,东夷族为了族群生息,只能率土臣服于颛顼,这使得颛顼所领的疆土远超先辈。

    颛顼治世是善战而果勇,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天庭以制义,治气以教化,挈诚以祭祀,是以百姓人人敬服的记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