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六十八章:凭什么

第六十八章:凭什么

 热门推荐:
    “赢了,居然赢了!”

    所有人都愣着了,这个结果所有人都没想到,再仅剩一百米的情况下,蓝色跑车来了个大逆袭。

    “这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有观众开始不信。

    “嗯,一定是这样,王翦哥可是邱山常胜车神,岂能输给一个无名小辈,这不是扯淡吗?”一名王翦的粉丝坚定自己的立场。

    “可是,那车确实是停在终点的啊……”

    有位看起来是个上班族的年轻小伙子,手指着那辆闪烁着故障灯的蓝色跑车道。

    静,死一般的静!

    一句话将他们拉回现实,所有人的目光寻找到那名说话的小伙子,目光很复杂。

    他们能不知道蓝色跑车就在终点站停着的吗?

    那么大的一块铁,就算是近视一千度也能看得见,他们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他们也希望蓝色跑车创造奇迹,可是那是在一开始的时候,那一个个绚丽的犹如特技般的车技使他们心旷心怡。

    他们那个时候涌起奇迹的想法,或许没准真的能赢下比赛,可是他们这股想法没浮现多久,就被熄灭了。

    你能想象到,一个好好的跑车愣是给跑成了蹦蹦车,完了还在赛道上跳舞来着,本以为是特技,结果开成了愚技。

    一前一后的反差大的都让他们误认为换了人开,等级都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他们也就放弃了奇迹,就像看笑话似的,不准确来说是在看小丑,看这个小丑能给他们带来多少乐趣。

    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这个小丑却给了他们一记耳光,以出乎人意料的方式赢得了比赛,尽管整个过程就像是在滑行,可是人家确确实实赢了比赛。

    反观稳定的邱山车神王翦,在最后关头来了个紧急刹车,非但没能夺冠,反而出了个小小的车祸,因为速度太快,刹车失灵,车子撞到栏杆,车前盖几乎被挤成肉夹馍形状,前方玻璃更是碎了一地,王翦到现在还在昏迷中。

    这可愁怀了举办方,连忙呼叫医务人员前去救人,因为这里随时都可能发生危险,所以时刻都备着医生,得到举办方的命令,几名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医生前去救人,慌前慌后的把人从车里抬出来,虽然周子居得了第一名,可是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王翦身上。

    周子居耸了耸肩,抽着国宾烟,身子靠在车身上,惬意的看着救护人员对着王翦又是检查又是抽血的好不热闹。

    “鉴于受伤人数过多,这次比赛不作数,举办方承担所有的车子损坏费用。”

    一个头大秃顶的中年男子看到王翦还处于昏迷状态,担心王翦的伤势,临时做了一个决定。

    其它人到无所谓,反正他们也没赢,而且有的车辆损伤比较严重,按照举办方的规则,车辆损伤达到一定程度,是要付费的,否则那么多车,都自己修,那他们不得赔死。

    提供服务的前提是,完事了以后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次举办方承担所有费用,让他们觉得十分合理,也就显得很坦然,甚至很轻松,相互几个人聚在一起商量着待会儿去哪嗨皮。

    “不行,我不同意,我赢了比赛,为什么取消比赛?”一听取消比赛,周子居顿时不乐意了。

    这可是他拼了命换来的荣誉,哪能随随便便就能让人给取消了,要知道因为这场比赛,他可是消耗掉了两张卡,才艰难的赢得了比赛,岂是你说取消就取消的。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秃头中年男子瞥了他一眼道。

    “这辆车认识吗?”周子居指了指身后的蓝色跑车道。

    中年男子摇摇头道:“这里车太多了,谁知道这是那一辆,我是举办方,又不是研究车的专业车迷。”

    “很好,那么你们作为举办方都在干什么?没有人注意到赛场的情况吗?”周子居强压下满腔怒意,生活教会了他凡是要冷静。

    “当然注意到了,没看到我们正在救治伤员吗?怎么着我们做错了?还是说你有意见?”中年男子冷笑道。

    对于这样的人他见过太多太多,赢了比赛又如何,惹怒了劳资,让你身败名裂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更何况什么比赛不比赛的,他都没放在心上,现在的重心焦点都在昏迷的王翦身上,他可是这里的大客户,据说还是地下比赛的幕后老板,他也是偶然听人议论知晓的。

    先不论这说的是真是假,有一点是真的,王翦背景不简单,就他所知道的跟某军区一个一把手关系很密切,就冲这份关系中年男子都得第一时间照顾他的情绪,照看他的伤势,至于其它都是扯淡。

    “是吗?看来你们的比赛含金量真的很低,既然很低那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周子居叼着烟眯着眼寒意凌然。

    “哦,是吗?我倒看看你要怎么做呢?”

    中年男子使了个眼色,顿时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人将周子居团团围住,每个黑衣男子身材都很强壮,紧身的衬衫被撑开来,露出里面壮实的胸膛,本来还有心当观众围观的人们纷纷逃开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装作打电话的,喝酒装醉的,随便找个模样过得去的陌生男子拉到小树林里干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

    一瞬间,没多久的功夫,整个现场空无一物,周子居挑了挑眉笑道:“这是打算屈打成招吗?”

    “也可以这么理解,在绝对力量面前,即使你车技再厉害也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中年男子对此很不屑,硬茬他见多了,可再硬的汉子,遇到群狼也得倒下。

    “那就……”

    周子居往上提了提袖子,浑身骨头噼里啪啦的响着,之前的架都不怕,更何况是这种小场面,正好可以活动活动筋骨,刚才车坐的胃里翻江倒海正难受着呢。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我男朋友赢了比赛,凭什么你们不算啊,凭什么?有问过本姑娘的意见吗?啊?”

    周子居解开胸前的一颗扣子,抽了一大口烟,都已经开始准备扔烟动手呢,这个时候朱欣儿跑上来,后面还跟着一姑娘,模样还挺不错。

    “男人说话,小丫头片子,一边玩去。”中年男子还算有几分男人的素养,没有朝女人下手。

    “呦呦呦,看你油光满面的估计没少去夜店吧?老婆知道吗?”朱欣儿可不是吃亏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