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六十一章:王者还是青铜

第六十一章:王者还是青铜

 热门推荐:
    “咋的,觉得他很帅?可颜值再帅也不能赢比赛啊,这可是在比赛,六十码均速,能干什么,妥妥的最后一名,没有任何悬念,亏我还投给他三万块钱的赌注呢。”朱欣儿扶额不敢继续看下去。

    就在刚才,周子居把速度降到最低,朱欣儿估摸着速度仅有四十码,如果能喊暂停换人的话,她都想上去替他比赛了,怕死也不能怕成这样吧?

    “他帅不帅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他马上要提速了,这小子在憋大招呢。”夏岚抿着饮料笑道。

    “提速?你是说……”朱欣儿回头看着自己的闺蜜惊讶道。

    夏岚点点头道:“这是一种策略,弯道超车固然是方法,可是对车子的超控需要达到一个极致,另外还需要车子的性能配合,他选的这辆车恐怕是跑车中很普通的一款,所以才会把速度降下来。”

    “可,这跟他提速有什么关系?就算正如你说他提速,先把速度降下来,即使提速也没什么意义吧,毕竟人家已经跑了很远了,就算是把油门踩到底也没有赢得希望了。”朱欣儿道。

    “那可不一定哦!”夏岚神秘地笑了笑,却不打算开口解释。

    朱欣儿了解自己的好友,本身就是一名记者,再加上热爱赛车,是个十足的业余赛车专家,她家里买了将近一万本跟汽车有关的杂志跟书籍,她也是认识了夏岚才渐渐喜欢上赛车这项运动的,以前只觉得赛车是无聊的游戏。

    可夏岚至始至终都喜爱着赛车,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赛车手,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有用当一名职业的赛车手,而是当上了一名新闻记者,但她的眼光可是一流的。

    朱欣儿这会儿也开始关注周子居的车辆,甚至因为周子居的降速行为,一下子蓝色车辆成为了讨论话题的热门,反而跑在最前面的前三甲除了裁判等人居然没有人关注了,举办方都感觉很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开心。

    因为蓝色车辆的意外出现,一下子炒热了整个赛场,更聪明的是开办赌局的那些人,把蓝色车辆的赌注赔率弄的很高,却又在控制范围内,无论你是压谁赢,庄家都不会吃亏。

    周子居可不管这些,他的眼里只有赛车,蓝色跑车的性能,在一开始就已经相对了解一些,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接下来就是表演的时候了。

    不知道是因为过弯道用力过猛,还是其它原因,接二连三发生翻车事件,那些跑在周子居前头的四五辆车有的翻出跑道之外,有的车子打滑,车手狂踩刹车,轮胎与地面紧密接触,时不时冒出火星子,离得近的一些观众都能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即便如此都没能挽救翻车的命运,车子撞上栏杆前车盖被撞的粉碎,电瓶冒起电光火花,早有两名保安人员上前,一个去营救赛车手一个去拿着灭火器进行提前灭火准备。

    有几辆车本身操作没什么问题,可是因为前面几辆车的出事,车辆一直在滑行,鲶鱼效应被波及上了,将近三十位赛车手,因此一下子淘汰掉将近十名,换句话说,即使是周子居开到最低速,都不会是最后一名。

    而那些下注赌周子居最后一名,或者输掉比赛的人懵了,这厮运气也贼好了,难得遇见一次的翻车事件都被他给撞上了,因为速度过低,无论前面发生什么样的碰撞,都不会影响到他,反而那些跑得快的车辆一个个狂减速生怕翻车事件牵连着自己。

    而周子居则趁这个时候,油门踩到底,绕过翻车的同行赛车手们一路狂奔,一时间热闹非凡的观众们突然安静下来,保安人员的救护与周子居的一路狂奔形成鲜明对比,此时显得有些诡异。

    “这人是锦鲤转世?”

    “也有可能在比赛前一天拜了关二爷保佑,狗屎运光顾了他,保佑了他,十几年难得一遇的好运都被他赶上了。“

    “这小子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车神?”

    “车神个屁啊,他就是走狗屎运的毛小子,胆小鬼一个,就他那几十码的速度,要能赢了比赛,劳资直播吃翔。“

    “哇倒,那么狠,不过听你这么一说,确实啊,这小子赢得比赛的可能性不大,可是这发生的车祸怎么解释,而且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再次发生……”

    “……”

    “这小子的运气也贼好了,老天都在帮他。”

    众人讨论声,朱欣儿自然听到了,她跟其他一样,认为周子居走了狗屎运,莫名其妙遇到了翻车事故,然后他一下子从最后一名瞬间涨到了十几名,就算是作弊也做的有点太明显了点。

    “不,你错了,这个结局是他算到的。”

    相比较朱欣儿的从众心理,夏岚看得比较透彻一点,看着周子居缓缓踩油门大有突飞猛进的势头嘴角微微上翘。

    “算到的?怎么可能,我承认他破案很厉害,如果连这都能算到,那不是人,那是神了。”朱欣儿不屑道。

    “不难,只要看一看汽车的保养周期就可以了,地下比赛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的比赛,所有的服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正规,大家来这也就求个刺激心理,而地下车库里的车子,很多都是很长时间没有保养过的。”

    夏岚顿了顿继续道:“地下比赛时间不定,因为要避开条子检查高峰期,有时候长达半年甚至一年都不会举行一次比赛,这也就意味着,车库里的那些车,大多都放的要发霉了,无论是功能还是其它都有或多或少的问题。”

    “可照你这么说的话,这些车都有问题啊,为什么那厮的没有问题,而其它人的车子却出现了问题,难不成这小子很聪明,偷偷换车了?”朱欣儿眼睛一亮,想到了某种可能。

    “换车是不可能的,想要换车需要提前跟举办方打招呼,按你所说的时间上根本没有机会换车,举办方也不会同意,这些事情是不能摆在明面上的。”夏岚摇摇头道。

    “如果不换车的话,那这种情况说不清啊……”

    朱欣儿对车子一知半解,她也就是跟着凑凑热闹而已,夏岚的话她听得云里雾里的。

    “车子长时间不动的话,机油是会凝固的,发动机冷却了太长时间,不易速度太快,这会使得车子发生故障。正确的做法是缓缓起步,让车子发动机热起来,使得车子内部里的机油活起来,然后再加速,你的这个小男友真是高手。”夏岚笑道。

    “可我还是不懂,地下车库每年都有专人打扫和维护的,要知道举办方每年都要投资好些钱的。”朱欣儿不解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认为地下世界就太平无事吗?拿了钱不办事的人太多了,况且这里这么多车,谁会没事一辆接着一辆的查询你的机油,你的发动机换没换。”夏岚解释道。

    “原来如此,可这样一算,这小子还是走了狗屎运,地下比赛不是头一年举行了,怎么之前都没事,现在有事了?”朱欣儿撇撇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