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五十八章:血腥比赛(中)

第五十八章:血腥比赛(中)

 热门推荐:
    朱欣儿钥匙按亮车灯,打开车门启动发动机,想着周子居离开自己独自离去的模样就恨的牙痒痒,她此时恨不多周子居输给王翦杀杀他的锐气,当时自己为什么瞎了眼会对他有心动的感觉。

    心里头有一百一千种折磨他的方法,每一种都能让他记住刻骨铭心的痛,可发泄完更多的是担忧,一晚上的时间,周子居真的能做好十足的把握赢得这场比赛吗?

    要知道,周子居可是没有相应的赌注,一旦输掉比赛,那输掉的可就是整个人生。

    朱欣儿对他的感觉很复杂,既恨的牙痒痒,又担心的要死,最终索性不管了,爱咋咋地,一切听天由命吧。

    踩了踩油门,朱欣儿飞驰而去,留下追上来累得气喘吁吁的地下车库管理员直骂娘:“丫丫滴,天使的外表,恶魔的心,故意逗劳资玩是吧,劳资还不追了。”

    “呸!”地下车库员骂骂咧咧了一番,回去继续检查车辆去了。

    “呲啦啦!”

    卷帘门打开,周子居回到自己的侦探社,车子很随意地停放在的马路边上的临时停车位上,至于车子改装之类的,他根本没想过,即使想过这会儿去组装也没时间,况且最主要的是,他哪来的钱组装,就兜里那一两万块钱,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既然改装已经不可能,索性不去想这事,脱掉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躺在新买的现代毛绒沙发上闭目养神,不改装车辆放弃比赛,那是不可能的,军人的字典里,没有临阵脱逃这四个字。

    摸索着裤兜,周子居掏出几张卡牌来,这是他之前完成任务获得卡牌奖励,还没有使用,零重力卡已经用了一起,目前仅剩两次机会,他思考着这张卡比赛的时候是不是可以运用上。

    这张卡的效果是形成铠甲,也就是衣服的形式,他在想如果开着车的话,是不是可以把衣服变得很大,将整个车子都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零重力铠甲,没了重力速度自然而然就会提升。

    周子居询问着灵盒,灵盒告诉他,理论上这个想法是不成立的,因为卡牌笼罩的是宿主本身,不是车子。

    另外铠甲的设计师根据使用者本身而设定的,假设铠甲是超级大脑芯片,超出范围的部分无法笼罩,也就使不出来应该有的力量,而且宿主本身因为时间关系也没有掌握零重力的力量,导致没有将其功能开发到极致,关键最主要的还是要看宿主的力量,宿主是召唤师,卡随宿主而动。

    这是灵盒的原话,周子居若有所思,卡牌的力量主要还是依靠宿主本身的使用方式方法,就像狼群也需要一个好的领头狼王才可以。

    灵盒的话对他有所触动,虽然心里头有点念头,但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周子居只能作罢。

    很快到了晚上,朱欣儿不请自来,在门口坐在保时捷车上不停地按着喇叭,车灯开的很亮,不只事有意还是无意,车灯正好照在周子居的脸上,刺的他睁不开眼睛来。

    周子居也没在意,微微一笑拿上外套向外走去,当然最重要的卡牌肯定是要带上的,他有种预感这次比赛肯定会用上。

    朱欣儿看到周子居已经出来了,脚踏在油门上在前方带路,周子居开着蓝色跑车在后面跟着,俩人没有进行交流,他不是网上所说的那种直男,只知道给女人送温暖,一昧的对女人好,那样你是追不到的,他可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一路来到邱山,朱欣儿将车辆开往地下停车场,那里是专门给朱欣儿这样的看客专门设的一个停车场所,能知道并且有兴趣来观看地下赛车的家里都是有钱的富家公子哥和千金妹子。

    朱欣儿在开往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自然有专人在前面领路,她不是第一次来这儿了,自然对这里的情况多少了解一些,别以为商业精英只需要认识一些高端人士生意圈就能打开,那是不可能的。

    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业精英,需要认识三教九流的人,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遇到个什么事,需要这样的人去帮忙,而更主要的是,阎王好哄,小鬼难缠,朱欣儿自然不会犯蠢事,再加上她的闺蜜就是一个赛车迷,通过她,自然对地下赛车了解一些。

    周子居开的是比赛用的蓝色跑车,因为是这里的车辆,所以车内有比赛信息记录,因为当你领走这辆车的时候需要登记自己的信息,那天在开走之前,管理员就让他留下来个人信息,所以车一开来,他们就会立即知道。

    参赛车有自己的休息室,在没开始之前,本来这里的参赛车不多,但是因为今年把将近提上去好几倍,导致休息室里人满为患,周子居皱了皱眉头,这哪是休息的,简直就像是上街赶集似的,到处都是人头,烟味酒味汗味三种味道混合在一起,那家伙别提有多酸爽了,周子居脚步没有停留,走出休息室关上门。

    “喂,来我这吧,我这没人。”

    屋内人满为患,别说休息了,不被弄的头大都算是辛事,周子居正欲离开这里,找个角落抽根烟等待比赛的到来,突然听到有人喊他,抬头一看笑了。

    王翦站在门口正在朝他示意进来一叙,周子居嘴角上翘,这算是请翁入局还是鸿门宴?

    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不惧,周子居双手插在裤兜里,径直走了过去,面对敌人的邀请,就算是鸿门宴他也敢走一遭,否则传出去会认为他畏惧了王翦。

    “王翦公子来得够早的,想来必定已经胸有成竹了吧?”

    周子居走进屋内,里面空调沙发应有尽有,比起刚才的休息室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无论在哪个世界,特权是一直存在的。

    “周兄说笑了,正因为心里没底,所以才提前来看看场子,省得输的太难看。”王翦不动声色的回应着。

    周子居笑了笑没有答话,四处观望着屋内的设施发出啧啧啧的惊叹声,如果不是之前的恩恩怨怨,无论是从气度上还是从个人魅力上的,王翦都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朋友,与他相处让你如若春风般舒适。

    这些富家子弟,从小耳濡目染,抛开某些劣根性品质的不良富家少年,他们的一言一行让人觉得舒服,王翦就是其中的表率,如果他们没有恩怨的话,周子居还真想跟他成为朋友,可惜没有如果。

    “这里简直太舒服了,跟刚才那里的休息室简直天壤之别,我得感谢王大少,如若不是王大少,我恐怕就得出去喝西北风了。”

    在王翦的邀请下,周子居坐了下来,屋内不止王翦一个人,还有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士,观其打扮有些像王翦身边的秘书。

    女秘书身材倒是挺好,可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周子居仅仅是瞄了一眼,便就视而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