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五十六章:一千万的赌注(第三更)

第五十六章:一千万的赌注(第三更)

 热门推荐:
    “不是,是一只虫子,虽然是虫子,但对我很重要,它是我的朋友。”

    周子居没有解释血夔的存在,如果解释的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让她误认为是宠物吧,这样朱欣儿比较容易接受。

    “哎呦,你一个大老爷们喜欢养虫子,还真是特殊的嗜好呢。”朱欣儿皱了皱眉头,虽说她不惧怕虫子,但对虫子也不感冒。

    不过只要不养耗子和小强,她多少还是能接受的。

    “你的宠……朋友有什么特征,我帮你找找。”朱欣儿本想说你的宠物的,想了想可能会引起周子居的不快,于是改了口。

    “红色,肉嘟嘟的。”周子居双手比划着。

    “哞哞!”

    血夔的叫声吸引了周子居和朱欣儿的注意力,俩人纷纷望去,周子居惊喜道:“你小子,我还以为你跑丢了呢,吓死我了!”

    “哞哞!”

    血夔飞奔而来,抱住周子居的大腿不停地赠裤边,显得看到周子居它也很高兴,朱欣儿惊奇道:“好有灵性的小家伙。”

    “那是,它对我可是很重要呢。”周子居摸着它的触角,将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逗着他。

    “模样还挺可爱的嘛,尤其是两边的小角,好可爱呢。”

    朱欣儿观察到血夔还长着一对触角,皮肤是红色的,跟她想象中的虫子模样不太一样,好像这个更可爱一点。

    “我……我能摸摸吗?”

    女孩子对可爱的东西同样没有抵抗力,朱欣儿一开始还很害怕,可看到血夔的样子,觉得很可爱,很想摸摸它。

    周子居询问血夔的意见,血夔点点头,或许身上有周子居的味道,它对朱欣儿不讨厌。

    血夔既然没意见,周子居将血夔放在手心上递给朱欣儿道:“小心一点,这小家伙的触角很锋利的,手指碰到就会流血的。

    “啊,真的吗?”

    有时候你越不让摸,越想摸摸看,朱欣儿就是这样,血夔到了她的手上,没有想象中的冰冰凉凉的感觉,反而很温热,尤其是血夔的身子肉乎乎的,再加上它呆萌的表情,让人越来越喜欢,更可爱的是,它头上的那两根小小的触角。

    她长那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有长角的虫子呢,她拿手试验了一下,有了周子居的提醒,她碰的很小心,血夔哞哞叫了叫,朱欣儿发现自己的手指没有事,一点血都没流出来。

    朱欣儿放下心来一边逗着血夔,一边开口道:“周探长是怕我跟你抢这小家伙,这才编出来一碰就会流血的谎言吧,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只要我想,我可以天天看见它,还用的着抢吗?”

    “不是,它的角真的很锋利,一碰就会流血,我的手指就是如此,你看。”

    周子居刚要伸出受伤的那根手指来证明一下自己,转眼间想到,血夔会治疗伤口,而且一点疤痕都不会留下,怎么可能会看到伤口呢。

    “切,你手指不是好好的嘛,不就是摸一下嘛,周探长如此小气,可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哦。”

    血夔的卖相很可爱,让朱欣儿很喜欢,时不时的逗它,而血夔也极有灵性,高度配合着朱欣儿,这无疑让她越来越喜欢,如果不是有周子居开始的’善意提醒‘她还真想开口弄回去养养看呢。

    朱欣儿话里话外都意有所指,周子居岂能听不出来,可是受伤的手指没疤痕,他没了证据无法证实自己的清白只好瞪着血夔那意思好似再说,看你小子搞的鬼。

    不得不说血夔这小子灵性确实很高,它读懂了周子居的意思,却故意表现的很害怕,躲在朱欣儿手掌心里瑟瑟发抖,朱欣儿抬头怒声道:“瞪什么瞪,看你把小可爱吓得,万一吓坏了怎么办?”

    “我……”

    “我什么我,你什么你,本姑娘告诉你,只要我在,就不允许你欺负小可爱一分一毫。”朱欣儿很坚决的表达自己的态度。

    得,这下哑巴亏,算是彻底吃定了,这一看就是血夔这小子的歪点子,上次他受伤绝对是这小子故意的。

    周子居也懒得解释什么,误会就误会吧,女人在宠物这件事上,永远是向着宠物的,尤其是会卖萌的宠物,原先他认为血夔不会卖萌,现在他错了,而且大错特错,这小子不但会卖萌,而且很无耻。

    “一大早来找我有什么事?约会也不用那么早吧,这个点商店还没开门的,吃早餐?”周子居看了看表不解道。

    “约什么会,今儿可是比赛的日子,你车子还没选呢,而且还得抽签,参加比赛的人可不止王翦和你两个人,这一次比赛人数达到了三十人,也就是说无论是你还是王翦想要夺冠,都要引起重视好好选择一辆车。”

    朱欣儿顿了顿继续道:“选完车了以后,还要抽号,车辆第一个出发对夺冠来说很重要,不是让你当大爷参加比赛就行了。咱们可是有好多事要做的,如果不是本小姐提醒你,恐怕今儿还没比赛,你就已经输了呢。”

    “地下还提供赛车啊,我还以为自己找自己的呢。”周子居挠挠头,要不是朱欣儿提醒,他还真把这事给忘了。

    “美得你,这是为了公平起见,为了防止作弊而制定出来的规则,越是地下比赛越重视规则,咱们得早一点赶到邱山,去的晚了,好车都被别人抢走了。”朱欣儿翻了翻白眼道。

    “那没事,即使劳资开的拖拉机,也能给你弄个前三回来。”周子居慢悠悠地穿着衣服外套,他对自己的车技很自信。

    “扯吧,这些大话留着赢了比赛再说吧。”

    朱欣儿将褂子扔给他继续道:“知道吗,我还听说,这一次比赛的赌注高大一千万,谁赢了谁就能得到一千万,并且这个赌注还在网上增加,所以才会吸引那么多的参赛者。”

    “那么多,这群娃子们成天没事干吗?”周子居也给惊着了,本以为只是和王翦之间的恩怨,这一下变成了真正的赛车比赛。

    “他们就喜欢这个,况且家里有的是钱,再则对某些有钱人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投资,既看了比赛,又能得钱,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