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五十五章:血夔的变化(第二更)

第五十五章:血夔的变化(第二更)

 热门推荐:
    “咦,你小子几天不见,胖了不少嘛。”

    周子居将赠腿的血夔放在自己手心上,发现血夔的重量比之前体重增加了不少,就连个头都有所变化,最明显的是血夔的触须两边长出尖尖的幼角,看起来萌萌哒,却散发着幽然的光晕,让周子居感到了一丝危险。

    其貌不扬的触角有着不所为之的力量,周子居用手碰了碰角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指居然流血了,并且没有感到一丝疼痛,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流血了。

    好锐利的角,血夔看到周子居手指流血,轻声叫了叫,两根幼角散发着莫名的光晕,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正在流血的手指不再流血,伤口也在逐渐愈合着。

    周子居想起血夔刚醒过来的时候,因为血夔本能嗜血的缘故,导致他不说浑身是伤,也可以说是流了不少血,可是在血夔的帮助下,他身上的伤口逐渐愈合起来,并且一点伤疤都没有留下,这可能就是血夔新的能力之一吧。

    “血夔好厉害,都会治疗了呢。”周子居抚摸了它的小额头赞赏道。

    得到周子居的赞赏血夔高兴的打起滚来,开心的又蹦又跳的,胖嘟嘟的小身子在手掌心里跳舞让人看起来有些滑稽搞笑。

    经历了多年的独自一人的孤独,周子居感受到的是温暖,好似失去的战友之情又回来了,看着血夔高兴的样子他也很高兴,可是紧跟着他就犯愁起来。

    这小子吃什么,不会是天天喝血吧?那他不得天天往医院跑,为他买血袋喝?

    原本血夔只是一张卡片,用完了就消失了,可是因为周子居的恻隐之心发作,让它成为了本命兽,吃饭成了一件难题。

    “你小子喜欢吃什么?鱼吃吗?”周子居指了指锅里的鱼片试探道。

    血夔爬过去嗅了嗅,然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吃鱼,周子居想了想道:“那你是不是喜欢鲜血?”

    听到鲜血这两个字,血夔连连点头,在周子居手里划圈圈,鲜血是它的最爱。

    “那除了鲜血,你还喜欢吃什么,总不能一直吃吧,偶尔也得换换口味不是?”周子居继续试探道。

    血夔两根触须耷拉下来仿佛在皱眉思考,周子居也不去打扰它,静静地等它的回话,能不天天喝血最好,如果真的需要天天喝血的话,那他只能想办法去给它弄鲜血喝了,只是国家对鲜血一直把控很严格,三天两头还可以,要是经常的话,医院肯定不允许。

    那些小型医院只要掏钱肯定愿意,可是那里的血源没保障,可能是一份很好的血液,也可能你运气差获得的是一份充满病毒病菌的血液,血夔吃了这样的鲜血会得病的,他可不想血夔有事。

    血夔低着头想了想,然后两根触须立起来,显然已经思考完毕了,可是它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怎样表达周子居才能听得懂,哞哞的叫着。

    “别着急,慢慢说,会听懂的!”周子居与他心意相通,多少能听懂或者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出声安慰着它,让他不要着急。

    土壤血夔灵光一闪,想到了好主意,他用两根触须在周子居手掌心中画着什么,一开始周子居没看懂,因为什么都没有,而且血夔画的不是很形象,后来他凭借跟血夔之间的感应,加上超强的理解能力,脱口而出道:“你喜欢吃菠菜?”

    血夔点点头,身子不住的扭动,为周子居听懂他的话而感到十分高兴。

    周子居也很高兴,菠菜是一种常见的食物,既然血夔喜欢,等到逛街逛超市的时候,他多买一点菠菜回来,当然还会弄点鲜血袋,两种食物配合着吃,这样血夔才能健康的成长。

    解决了血夔的饮食问题,周子居松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他的三鲜汤也已经做好了,趁着吃,血夔也很好奇,想要尝尝,周子居给它夹了一块,血夔好奇尝了尝,结果吐了,不停地喷口水,很显然它不喜欢这个味道。

    周子居倒是吃的挺香的,屋内的家具焕然一新,吃完饭东西收起来,把买来的折叠床拿出来,从今天晚上开始终于不用再睡躺椅了。

    铺好床单被子,周子居躺在床上,因为是秋天还不是很冷,周子居只盖了一个薄薄的被子,血夔也要跟他一起睡,周子居拗不过他,只好将他放在床头边,然后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跟他讲着部队里的趣事,还有荤段子。

    渐渐地困意上头,周子居沉沉睡去,血夔没有睡着,他看着周子居的脸庞很小声的叫着,因为没关门,一道月光照射进来,血夔望着门外皎洁的月光,蹦下床来到门口靠着墙边哞哞的叫着,似在期待着什么。

    ……

    第二天清晨,一抹阳光照射进来,周子居幽幽醒来,准确来说,他是被车辆发动机的声音吵醒的,被吵醒的还有靠着墙边睡着的血夔,茫然地望了望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喂,你怎么还再睡,这都几点了?”朱欣儿穿了一身红色的职业装,取下墨镜走了进来。

    朱欣儿脸上抹着淡淡的妆,嘴唇口红的颜色很鲜艳,让人有一种骨子里的冲动,想要去征服这个女人,很显然在到来这之前特意打扮了一番。

    “来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周子居揉了揉眼睛,眼角边还残留着一丝眼屎,低头看着枕头边没了血夔的身影心里一惊,不会被他压死了吧?

    他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四下寻找,整个枕头都被他翻了一遍,朱欣儿好奇道:“你在找什么?钱丢了?”

    “不,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周子居头也不抬的寻找着。

    “朋友?你是指宠物吧?没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屋里,你该不会养了只小强吧?”朱欣儿双手抱着臂弯哆嗦道。

    她最怕两样东西,耗子和小强,尤其是小强,身子小,还爱蹦来蹦去的,不知道它会出现字什么地方,最讨厌这个生物了。

    要是周子居养的宠物是小强的话,她回毫不犹豫地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再也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