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五十四章:过去往事(第一更)

第五十四章:过去往事(第一更)

 热门推荐:
    “哒哒哒!”

    “该死,我们被包围了,到底是谁泄露了情报,使我们的位置彻底暴露,这群畜生一找一个准。”带着黑色贝雷帽,身穿特战服的年轻人,拿着**躲在一颗大树下,时不时朝着缓缓驶来的敌人们一阵扫射,脸上沾满了鲜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别唠叨了,赶紧想办法撤出来,这群毒枭真特码有钱,一个个手里的武器比我们还好,手**不要钱似的扔。”一名脸上画着迷彩披着好似破烂的迷彩隐身衣的年轻人,手里抱着一把***,瞄准前方手里拿着手**的家伙扣动扳机,一枪爆头后,起身来到黑色贝雷帽年轻人的位置潜伏起来。

    “队长,快想办法,我们的子弹不够了,我还剩七发,我还有半竖,我还有三发……”

    一个个年轻的队员抱着自己的丹药数量,眼睛望着正在看地图的周子居,希望他们的队长能给出一个好的办法。

    “虽然咱们擅长丛林战,可是我们一来丹药不足,二来,敌人对我们知根知底,无论我们怎么躲起来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到我们的位置,所以我的建议是……”

    一群人聚在一起听着周子居的计划,然后展开行动,开始还很顺利,他们开始占据优势,敌人是毒枭犯罪武装力量,优点在于装备强大,弱点在于他们不团结,所以周子居的计划是强行突围,咱们没有丹药,那就捡敌人的,身为军之尖锐,什么样的武器都能使用,这完全难不倒他们。

    可是,他千算万算都没想到,敌人打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他们的藏身准确位置,通过热像仪,他们内部之中有内奸,将他们卖的很彻底,他不知道是谁,可是情况没有好转多久,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不,不要,不要,不要!”

    周子居脸上浑身是血,就连特战服上都是,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左臂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右肩膀上中了一颗子弹,这些伤势无法令让动容半分。

    让他动容的是身边的战友们一个个的倒下,他们本可以逃出去的,可是为了给他杀出一条路来,义无反顾的守护着他,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来。

    “队长,你是我们的希望,一定要活着!”最年轻的九零后战友蓝海倒在他怀里,脸颊还很稚嫩,任务前,他还得意的告诉他,找了个漂亮的女朋友,终于脱离了单身狗行列,整天在他们这群老光棍中嘚瑟,气得他们每天都想方设法的整他,但又很照顾他,每当谈恋爱缺钱的时候,兄弟们都以各种理由给他泡妞钱。

    甚至有情敌的时候,兄弟们熬夜想办法替他出主意,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永远在一起。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为了替他当下手**,整个后背血肉模糊,到处都是爆裂开来的碎片,蓝海依旧没有倒下,他说我倒下了就不能守护队长了。

    只要我不倒下,我就是堵住敌人的一面墙,队长就能活着离开,那张青雉的脸庞,到现在他都久久不忘。

    ……

    抹手擦去脸上的泪痕,烟灰烫的手指发红他丝毫不在意,周子居望着窗外皎洁的月色,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兄弟们,你放心,我一定会揪出那个叛徒,还有那群逍遥法外的畜生。”

    收拾好店里的东西,周子居关灯关门,把朱欣儿没吃完的三鲜汤打包装好带在身上,朱欣儿是吃饱了,他可是一滴都没吃呢,回去还可以吃点,不然晚上会睡不着的。

    他没有选择搭出租车回去,而是头脑一热,选择跑步回家,这里离他的侦探社四十五公里,比负重越野多了一点点距离,可是他没有畏惧。

    军人,就是在挑战不可能,这点小困难算什么!

    ……

    当他回到侦探社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带回来的三鲜汤早已凉的冰牙,而且因为是跑步回来的,导致里面的汤汁有一小部分弄在了他身上,不过他不在意,出出汗心情特别好。

    “灵盒,老是这样叫你有点怪怪的,要不给你起个名字吧?”

    周子居把三鲜汤放进电饭煲里热了热,这可是他刚从京东上买来的神器,第一次用,效果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名字?可以,不过要好听一点。”灵盒的语气起了波澜。

    “你放心,我起的名字一定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市面上绝对不多见。”周子居拍着胸脯道。

    “是吗?”灵盒抱起怀疑的态度。

    “那当然,起名字可是我的拿手好戏,当年我在部队里的时候,那群小子就是……算了,不说这些了,总之我起的名字你一定喜欢。”

    周子居看他不信连忙说自己有起名字的经验,为了在灵盒面前露一手证明自己的才华,瞄了灵盒一眼灵光一闪道:“就叫你小黑吧,你的身子是黑色的,叫小黑正好合适。”

    “噗,这叫会起名字,宿主你怕不是在逗我。”灵盒如果有嘴巴的话,一定会喷出口水来。

    它现在严重怀疑周子居的起名字水平,已经不对他抱有任何期待了。

    “不喜欢啊,那叫小蓝怎么样?或者小红,小花?好听又好记,喂,别走啊,我还没起好名字呢。”

    周子居嚷嚷着,亲眼看着灵盒盖子忽闪忽闪,之后逐渐陷入沉睡之中,显然灵盒不想听他唠叨,直接陷入沉睡,任凭他怎么呼喊,灵盒都不搭理他。

    “真是的,刚想到一个很霸气的名字,二郎神,正好你有两只眼睛,黑黑的皮肤,跟你这形象多匹配,多形象,叫名字也拉风,多好。”

    周子居说着名字里的优点,灵盒就是不搭理他,可能他自己一个人待习惯了,养成了自言自语的毛病。

    “嗯,就这么决定了,以后就叫你二郎神了,出来吧我的二郎神,快掏出我的卡牌,让我们一起战胜敌人,保护世界和平吧。”

    台词很中二,然而周子居玩得不亦乐乎,灵盒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抗议,就在这时体内产生一股热量,紧接着是心脏跳动声,血夔嚷嚷着要出来玩。

    呆在自己家里,没有外人在,周子居自然毫不犹豫地将血夔放出来,血光一闪,血夔出现后便在地面打滚释放自己的开心。

    沉睡了太久了它,已经好久没有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了,周子居笑着看着它,眸中满是温柔。

    “哞哞!”

    血夔打了滚后,看到周子居的身影,立即托着圆润润的小碎步来到周子居大腿跟前,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不停地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