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四十七章:知己知彼

第四十七章:知己知彼

 热门推荐:
    女孩子对于这种繁星点点的夜空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朱欣儿张开双臂感受大自然夜晚的美丽。

    啪!

    周子居点了根烟,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微风吹拂着他的头发,烟草的味道吸入鼻孔,在佳人的陪伴下有着别样的暧昧。

    朱欣儿身上独特的气质能让许多男人心甘情愿的成为她的粉丝,做牛做马都毫无怨言,周子居抿着烟,转头望着朱欣儿灿烂的笑容,微微笑了笑,夜空下的佳人,真的很适合吟诗一首呢。

    “喂,发什么呆,我们赶紧去赛车跑道看看,办案或许你很厉害,可在赛车方面你可是个菜鸟呢,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朱欣儿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小老师的模样训着周子居。

    周子居耸了耸肩,懒得解释他曾是地下赛车比赛的王者,有许许多多的女粉丝给他写信留言要做他女朋友,那是个疯狂的岁月,直到现在他还在回味那段年少轻狂的日子。

    朱欣儿对邱山很了解,对这里的跑道熟悉的很,一路上拉着周子居边走边解说,因为是大晚上,更因为还需要准备地下赛车比赛道具之类的东西,所以这里平静地让人看不出来还隐藏着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危险。

    来来回回看了看,周子居心里大概有了底,或者说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把赛车当回事,毕竟这可是他的强项,不过提前了解跑道还是有好处的。

    邱山跑道长有三十公里,因为是山脉地区,弯度不小,稍微大意一点就可能会出现意外,虽然没有山路十八弯那么恐怖,但胜在公里数长,足有三十公里,而且地下赛车还有一点,赛车之间的争斗。

    周子居吐着烟圈,抚摸着蓝色栏杆,触手冰凉让他精神一振,眯了眯眼,地下赛车只有一个规则,第一个跑到终点的那个是赢家,可是在比赛途中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的,这就是地下赛车最刺激的地方。

    不过有什么招,他都接下来,不畏惧任何人的挑战,这一向是他的做事风格。

    “翦哥,我看这小子就是个菜鸟,有必要那么谨慎吗?”

    邱山某个制高点,两三个黑影拿着望远镜注视着周子居和朱欣儿的身影,其中一人握着狙击步枪瞄准周子居的背部,等待下令。

    王翦放下手里的军用望远镜,淡淡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那小子既然敢答应下来,想必有着一定的手段,我不喜欢出现意外,就算是有,也得消失在萌芽之中。”

    “翦哥,你放心,这事一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这小子不就是一枪的事嘛,用得着翦哥您老人家亲自出马吗?”

    王翦身后的人穿着紧身黑色衬衫,脖子里戴着一条粗大的金链子,嘴里叼着古巴雪茄,手里的军用望远镜看着周子居的背影,他觉得王翦有点小题大做了,这小子怎么看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家伙,在这一代混的,谁不知道王翦的大名。

    不过他也知道王翦办事向来谨慎,不允许有任何差错发生,这也是他喜欢跟王翦合作的原因,王翦越谨慎,他们这些自认为打手的人也就越安全,跟着这样的人有钱赚,还安全,傻子才不跟。

    “不,不能用枪,那小子是部队出身的,我怀疑那小子出自那些特殊部队,如果我们用枪的话,一旦那小子没死成,我们就暴露了,同一个系统出来的对枪支很懂,咱们不能冒这个险,把枪收起来。”王翦瞥了一眼拿着狙击步枪瞄准的人道。

    戴着金链子的人摆了摆手,拿着狙击步枪的人将武器收起来装入盒子当中,表情略微有些遗憾,他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摸过枪了。

    “翦哥,那我们要怎么做?”戴金链子的中年男子询问道。

    “制造意外,山顶发生意外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还用我教你?无论是死了,还是没死,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件有利的事。”王翦淡淡道。

    “高,真是高,不愧是翦哥!”

    戴金链子的中年男子朝王翦竖起大拇指,杀人不见血,还让人找不到证据,比起他们这些习惯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人来说就是不一样。

    王翦吩咐了几句,之后转身就走了,他需要回去准备赛车事项,检查自己的爱车和调整自己的比赛精神状态,而且他有种预感,周子居不会死。

    当然这话他不会说的,那样会打击他们的办事积极性,只会认为是在嘲讽他们的办事水平,况且他也不需要周子居死去,只需要发生一丢丢小意外即可。

    周子居和朱欣儿还在跑道上走着,朱欣儿尽职尽责,把她所知道的东西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在这一点上周子居感叹着,难怪人家能成为公司的大老板,就冲这办事态度就已经说明一切。

    俩人走着走着,到了一个弯路的地方停下来,朱欣儿想要测量一下这里弯度有多少,开车速度保持在多少码最好,在过弯道的时候,既要保证速度很快,又要保证车子的稳定性。

    太慢会被他人超越,太快车子会飘,车子很容易翻出去,而且因为是弯道,跑道之外不说是万丈深渊也是足有几十米的高度,车子一旦掉下去就会丧命,容不得一点马虎。

    周子居只管抽着烟,静静地听着朱欣儿的讲解和吩咐,他一句话都没说,虽然觉得很啰嗦,但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心里有股将她变成自己的女朋友的冲动,可是他还有一个心愿没完成,在完成之前,他发过誓,不会找女朋友的。

    就在心里头纠结对朱欣儿的感觉时,周子居突然感到背部一寒,好似有人用针尖刺他的背,全身上下的汗毛竖了起来,他眯起眼,这种危险的感觉,是有人在瞄准吗?

    为了不引起朱欣儿的慌乱,周子居双手伸入裤兜,其中一只手握着一张卡牌,不动声色地抽着烟,眼睛四下观望着周围环境,这里是制高点,最适合狙击手的埋伏,可是邱山离县区很近,而且因为地理位置特殊,这里还能通往其它县城,所以导致这里的车辆也会不少,一旦敢开枪就会引起慌乱。

    并且背部的寒意不像是狙击手的那种瞄准,这种感觉怪怪的,周子居抿着烟,精神高度集中,如果发生危险,他会第一时间护住朱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