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三十七章:决斗(第一更)

第三十七章:决斗(第一更)

 热门推荐:
    “可是,这样你也会死的,我们现在这样跟越狱没什么两样,即使那个人放过我们,条子也绝不放过我们的。”骆举焦急道。

    “与其苟延残喘,我更愿意和你死在一起,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下辈子希望我是个干净的女人,这样我就能嫁给骆哥你成为新娘,为你生一个可爱的小宝宝,咱们一家几口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金佳怡语气中充满着小女生般的憧憬。

    骆举直视着佳怡,他的心某个地方越来越柔软,原本他是不得志的研究人员,科研成果被人盗取,被迫辞职心灰意冷的他都打算离开人世,是佳怡救了他。

    他不敢表露自己的真感情,就是怕佳怡受到伤害,尽管有了现在的成就,可那是不正当手段得来的,他不想佳怡每天担惊受怕,每天担心自己的安危,万一哪天要是进去了,佳怡谁来照顾。

    可他没想到佳怡为了他不顾自己安危,义无反顾的来接他,兜里准备好的药水都没能用上,他的打算是劫持辛海芸的,可是因为佳怡的到来而被打乱。

    骆举闭上眼睛,面色平静地他,心里很不平静,他决不允许佳怡出现任何危险,待会儿要是有警察追来,他会不顾一切的保护佳怡安全逃离,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辞。

    “站住,我现在以越狱的罪名将你逮捕,请你赶紧下车,否则我将采取有必要的行动来制止你,里面的人听着,赶快停下,回头是岸。”

    辛海芸骑着交警摩托车马力全开追了上来,她拿着车上的对讲机朝骆举他们出声警告,摩托车离五菱之光的距离不到二十米,佳怡脸色一变,条子这么快就追上来了,这可怎么办?

    佳怡显得有些慌乱,握住方向盘的手不住的打颤,随着她的手掌打颤,整个车子也在来回摇晃着,骆举的头部差点撞到玻璃上,幸好骆举的右手一直紧握着把手,这才没有因为车身惯力甩出去。

    “佳怡,安心开车,其它的交给我。”骆举沉声道。

    他掏出兜里早已准备多时的药水,打开车前面的抽屉,拿出里面的一个塑料喷壶,先是递给佳怡一个口罩,然后将药水拧开倒入塑料喷壶里,同时掏出另一个兜里的辣椒面混入其中摇晃使其均匀融合。

    做完这一切从倒车镜里看到紧追不舍的辛海芸,捂着嘴伸出胳膊,不停地喷洒,手都快抽筋了,骆举依旧不停,直到喷壶里的水喷洒干净,骆举这才停下。

    而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辛海芸闻到了飘散在空气中的味道,不但使得她连连犯困,因为骆举混合了辣椒面,使得味道更加刺鼻,辛海芸一只手下意识的用手捂嘴,结果忘记了此时车速很快,这么一丢把,车身开始不稳,紧接着滑了出去。

    周子居本来就对辛海芸能够追上来赶到吃惊,这会儿见到这个女孩倒飞出去,想去救人,可是手里还拽着五元扇柄,就这样冒然前去救人,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什么怪人,再说灵盒这样的事情决不能向他人透露。

    就在周子居纠结救与不救的时候,辛海芸一个纵跃跳了起来,抓住前方车窗,摩托车重重的摔倒在地,柴油躺了一地,她稳稳抓住车窗,身子像蝙蝠侠一样借助关节使其身上的气流顺时针流动,这样不会轻易地被摔倒出去。

    辛海芸冷冷地看着佳怡道:“再不停车,休怪我开枪了。”

    同时他注意到骆举正在寻找什么东西,让她心里一咯噔,可是双手都被占用,无法腾出手来,只是戒备的盯着骆举。

    有个人突然闯进来,佳怡大惊失色,不停地摆弄方向盘,想要将辛海芸摔下去,辛海芸不停地调动身子幅度,使其紧紧地贴着车身,由于她双手有力的按住车窗,使得佳怡无论怎么操作车窗,都无法将其升上去。

    这简直就是现场版的警匪大片,得亏走的是小路,一路上没什么人,他们这样的飞驰才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力,周子居紧跟其上,有了辛海芸的参与,佳怡的车速逐渐降下来,这是他的机会。

    周子居瞄准一个最佳的机会,纵身一跃跳到车顶上,无论是佳怡还是辛海芸都感到了有个巨大的东西震得车子快要散架似的。

    佳怡哪里经过这样的事情,吓得脸色苍白,但她知道如今正在逃亡的路上,不能有半点掉以轻心,再加上有骆举在她身边陪着,有骆举在就像一个定海神针,给予她无穷的力量,她不能让骆举出事。

    辛海芸被周子居这一跳差点摔下去,两个手掌发疼,她在强撑着不让自己掉下去,可是如今已经不是她能掌控的局面,就差一点点,她很不甘心。

    骆举这个时候讲喷壶里重新装满的药水,脸上挂着笑容;“再见,辛警官!”

    动了动手指,狠狠地喷出夹杂着辣椒面的特殊药水,辛海芸没法去躲避,被喷个正着,啊的一声,双手不自觉地松开,眼看就要掉落在地,周子居伸出手道:“抓紧!”

    辛海芸的眼睛还未完全睁不开,借用余光看到是周子居顾不得询问他为什么在这里,伸出双手紧紧抓住周子居的手掌,周子居用力一抓,将她提上来稳稳的抱在车顶。

    多少年来一直以强悍的面孔出现,她在警局里的标签是男人婆,野蛮人,小恶魔,众人都对她敬畏有加,都不敢离她太近,涨这么大以来,她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抱着,她感到很不适应,心里感觉怪怪的,好像有一座冰山在逐渐融化,而周子居健壮的胸膛,就是那团火,那团可以融化她的火苗。

    “你怎么在这?”

    辛海芸揉着眼睛,强忍着痛感想让自己眼睛睁开,然而她低估了骆举的药水力量,更何况里面还混合了一大包辣椒面,这可是对付各种恶徒的绝杀武器,没想到自己有一点会被辣椒水袭击成功。

    不揉还好越柔越难受,两只眼睛都红了,红的的跟肿了似的,看起来格外醒目,要是哪天突然停电了,站在街上可以当红绿灯来用。

    “我早就来了,骆举他们逃跑速度太快,一直追不上,要不是的参与,恐怕他们早就逃之夭夭了,我得感谢你为抓住骆举他们做出汗马功劳。”手里的扇子早已被他收了起来化作卡片装入裤兜,周子居看到辛海芸一双通红的眼睛,周子居弄了点丝巾给他擦拭,可反倒没用,越擦情况越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