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三十六章:道高一丈(第三更)

第三十六章:道高一丈(第三更)

 热门推荐:
    “你放心,我会把辛警官安全带回来。”

    周子居一直躲避着头顶上掉落下来的物件,反倒没什么事情,他抽出腰间的电警棍握在手里,双眼眯了眯,两腿弯曲犹如豹子般冲出临时指挥室,龙山刚掏出腰间的五四手枪想要递给他,却发现周子居早就没了踪影。

    龙山摇头苦笑,他这个队长当的真失败,大敌当前把自己给伤着了,把追捕犯人的活交给了一小丫头和神探,专业人士在这个时候反倒没什么用。

    他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他们能够平安无事,辛海芸是先追的,看到骆举的身影掏出腰间的枪支大喊了一声:“站住,不然我就开枪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骆举跑的更快了,由于手上戴着手铐,逃跑时不时很方面,骆举在路上摔倒了好几次,脸都磕肿了,他没有停下脚步咬着牙继续前行。

    到了工厂大门口一亮灰色五菱之光开来停在门口,车门打开骆举使出吃奶的劲爬上车,辛海芸见状瞄准他的腿部,砰的一声,枪口打偏打在了脚边的石头上,骆举趁机上车关门,最厚逃之夭夭,气得辛海芸牙痒痒。

    “这里交给我了,你回去照顾你们队长,放心,有我在,他跑不了。”

    周子居速度很快,眨眼间就来到辛海芸身边,手里的电警棍噼里啪啦的冒着蓝色光芒,眼睛盯着人那辆五菱之光的车牌暗暗记住车牌号,一只手伸入裤兜中将五元扇卡紧握在手,这一次绝对不能让他逃掉。

    “你一个人去追?别逗了,那老狐狸上了车再想追上他很难,既然连**这玩意都用出来,他是不会让我们找到他的。”

    辛海芸根本不相信周子居能追上他,连她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逃走,既然成功了,就绝不会在露面,直到风平浪静为止,改头换面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要是追到了,你请我吃饭,就这么说定了。”

    周子居朝她打了个响指,眼看着车越驶越远,顾不得与辛海芸聊人生,脚下马力全开化作一只猎豹,辛海芸只觉得有一股狂风朝她吹过,吹得她睁不开眼来。

    “这小子,连老娘都敢调侃,等你回来老娘废了你。”嘴上尽管这样说,辛海芸的脸颊却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似乎心底有个人影悄悄地转入她的心里越来越深……

    周子居一路狂奔,想要用人力追赶车辆显然是痴人说梦,于是乎五元扇卡拿在手里念着上面所写的咒语,一把扇子凭空出现在手里,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操控起来多少有些得心应手了,心里默念着变大,扇子变得婴儿般大小,浑身都刮起飓风,要不是他紧紧抓住扇柄,他这个主人都会被吹走。

    对五元扇下达追逐指令,五元扇周身狂风大作,一溜烟儿追上五菱之光,紧紧跟在车身后,周子居想要跳在车顶上,然而五菱之光速度很快,周子居初步推断,速度最起码在一百码以上。

    一路上一车一人一前一后追逐着,周子居拽住把柄飞的难受,胃里翻江倒海的,说实话要不是紧急情况,他都不想动用五元扇,这玩意飞行驾照估计是买来的。

    虽然心里这样嘀咕,但周子居此时只能依靠五元扇的飞行能力,上了一条小路五菱之光丝毫不减速,周子居不想在拖拖拉拉的这样追逐着,他指挥者五元扇往右侧飞了飞,透过右侧倒车镜里看到了骆举的身影,开车的是一个长发,带着帽子看不出来是男是女,但周子居断定这恐怕是个女的。

    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佳怡,如果骆举所说属实的话,佳怡必定会来救他,他们的逃生路线恐怕早就决定好了,因为周子居发现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座村庄,如果在城市里有警察和交警可以出面拦截,现在走小路,既躲避了警察和交警又能隐姓埋名隐藏自己的身份,只要能躲过这一段时间,时间久了条子就会放松警惕,这样他们改个面孔就可以上其它城市里继续很好的生活。

    打从发现佳怡的身份后,他就应该让龙山控制住佳怡的行为,可是他把所有的目光都叮在骆举身上,反而忽略了佳怡,之前的说辞里骆举有意无意地为佳怡开脱就该想到,那么他是如何知道这里会有警察埋伏的呢?

    一定会有人提前跟他说,这个人不见得是内鬼,有可能是他想不起来的一个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局外人,或者可以说是他们意想不到的一个人。

    五菱之光还在加速,周子居目测速度已经加到一百二了,在这么一条小路上跑到这个速度,只能是对这里的路程特别熟悉,但他们会去哪里呢?

    周子居不知道,一路上乘着五元扇飞行着,他的适应能力还是可以的,有了之间的颠簸体验,这一次最起码没有呕吐,算是不小的进步。

    “佳怡,你怎么来了,这样你会很危险的!“

    面对龙山他们都展现出自己枭雄本色的骆举,看着开车的佳怡,瞳孔中露出焦急和一丝温柔。

    “要死咱们一起死怕什么,咱们该做的也都做了,我对你还不了解吗?你要是想逃,没人能抓到你,可是你要是不想逃,什么罪行都往身上拦,我不救你的话,这一次你生死未知。”佳怡一边开车一边道。

    “你不懂,我呆在警局里其实是最安全的,我的主动交代到时候能为我减刑,那里固然是个不见天日的牢笼,可也是个坚不可摧的牢笼,再强悍的老虎也不敢把歪主意打到那里去,他找到我又如何,还不是奈何不了我?”骆举道。

    “那我呢?你进去了,那我呢?你进去判个十年二十年,我怎么办?你就这么忍心让我一个人生活下去,你的心也太狠了吧?”佳怡扭头瞳孔中含着泪花。

    “我是一个烂人,你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我……我不想毁了你。”骆举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在他心里的某个地方疼,疼的厉害。

    “可我就喜欢你,这辈子我就只喜欢你,就赖上你了,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当年我从那个地方逃出来的时候,是你救了我,否则我现在还是个站街女,过着每天被人糟蹋的生活。是你给了我生活的尊严,让我拥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无论时间过得有多久,这事我都一直记得。”佳怡嘴里说着,脚下可是狠踩油门速度再一次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