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三十三章:诡异(第三更)

第三十三章:诡异(第三更)

 热门推荐:
    “如果你包庇你口中的佳怡我还能理解,那毕竟是你的挚爱,可包庇一个游手好闲的小阿飞,还把你坑的那么惨,心里没有怒意吗?”周子居像似在故意刺激他。

    龙山抿着咖啡一语不发的听着周子居与骆举之间的对话,在审讯这类人时,周子居比他更有办法,总是能找到他们身上的弱点,从而发起总攻,一击突破敌人的城堡,使其再也没有秘密可言。

    “爱情是世界最幸福的事情,也是最卑微的,我对陆东那么照顾,就是因为他是佳怡的表哥,不然你以为我会在意陆东的死活?”

    骆举瞥了一眼周子居顿了顿继续道:“其实你不用激怒我,老实说,我早就想收手了,陆东对我不满我也多多少少能感受得到,只要能和佳怡在一起,我都不在乎。”

    “陆东自他母亲不在了以后,就一直在街上瞎胡混,想让他突然变得跟好人一样,那才是假的,他对付我一点都不奇怪。只是陆东虽然对我不满,可是能想出这样的主意,一定是有人在幕后给他出谋划策。

    如果你们锁定的主谋是他的话,我认为你们搞错了。”

    骆举将杯中咖啡一饮而尽,周子居听着骆举的话紧皱眉头,他扭头看向龙山,龙山也在看向他,他们俩表情凝重,兜兜圈圈最终又要回到原点吗?

    那么他们这一段时间所做的努力岂不是完全白费了,后天就是期限日,如果不能再后天上午十二点之前将案子破了,那么他们乌海县公安局的脸可就丢光了,而他这个队长也不好意思再干下去了。

    周子居反倒没有那么多其它想法,他此时已经不在乎灵盒任务是否能够完成,而是如何找到真凶,骆举今天的举动很反常,话也多,一点都不像第一次在公安局里见到他时的模样。

    该不该相信他说的话,他的话里有几分是真的?他是否真的想要庇护金佳怡所以才交代出那么多事情,还是说这只是他的金蝉脱壳之计呢?

    “周神探,你的咖啡好了!”

    周子居正思考着案情的发展,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他也没多想,抬头一看愣住了;“怎么是你?”

    抬起头才发现,给他端咖啡的女警正是辛海芸,周子居接过递来的咖啡,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可从来没说过这里,辛海芸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难不成是龙山偷偷告诉他的?

    转头看了龙山一眼,发现龙山眼睛瞪的很大,知道龙山跟他一样毫不知情,周子居眉头皱了皱,所有的事情都超乎意料,跳出计划之外,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龙山站起身子手指着她咬牙切齿道;“谁让你来的,赶紧回去!。

    辛海芸朝他吐了吐舌头,给周子居递过咖啡后,根本不搭理他,正儿正警帽嘴里哼着警察之歌回到监控屏幕前坐下。

    原来她一直就呆在最显眼的地方,可他们两个经验丰富的老家伙居然都没发现辛海芸的存在,周子居还好反正跟这妮子不熟,龙山闹了个大脸红。

    之前还说人家能力不足无法干外勤,结果转身就给他来了个响亮的一记耳光,龙山瞪着她的背影,气得牙痒痒,辛亏事态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骆举亲代了那么多事情,想象中的危险也没有发生,不然他可怎么想他死去的战友交代。

    骆举这个时候反倒安静下来,一语不发的抿着一名警员给他重新倒的咖啡,嘴角微微上翘好似发现了好玩的事情,没人注意到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辛海芸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果照你所说的,陆东不是主谋,至少你告诉我们陆东不是主谋,那么你觉得谁会是主谋?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是想把所有的罪过都给承担下来,佳怡不再这,也没人看到你的英雄事迹,那么你的承担只会是一场悲剧,你要想清楚了再做决定。”

    周子居谨慎的组织着语言,他真的有点搞不懂骆举这个人了,原先认为他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做任何事情都面面俱到,就如下象棋,他能走一步想五步,智商妖孽到惊人的地步,这样的对手是最让人头疼的,因为你抓不到他任何的小尾巴,反而你稍微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被他给利用。

    当他这么认为,也这么肯定的推论从而验证的时候,今儿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骆举不是他们抓到的,而是人家主动送上门来的,还交代了很多事情,有了他说的这些事情,即使不能确定他是主谋的身份,也能判个七年八年的没什么问题。

    而他交代这一切的问题全是为了爱,他的身份形象一下子从老谋深算变成了真爱至上,痴情的老男人了。

    这剧情转换的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最让他觉得可疑的是,骆举袒护陆东这个小阿飞,按道理说像骆举这样的人是最自私的,想要让他为了他人牺牲自己,怎么听都觉得可笑。

    况且陆东又不是什么好人,每多拦一份他身上的罪名可就多一分,他这又是何苦呢,难不成还指望着有人能救他出去?

    周子居百思不得其解,眸光盯着骆举绝不放过他任何一个动作表情,骆举仿若知道他怎么想的,看起来很坦然,就这么平静的与他对视,根本不惧怕。

    龙山这会儿一直比较在意辛海芸的到来,此时此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周子居和骆举的谈话他也没有听,陷入自己的回忆中叹着气。

    “为什么要后悔,既然知道已经套不出去,不如给佳怡一个最好的人生,我虽然渣,但不代表我没有良心,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了,警官将我带回警局吧,我猜你们马上就要到结案期了吧,否则你们也不会那么大力度的寻找证据,每次我出门都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我的车后面总有几个人影跟着,我猜这是你们的外勤人员吧?”

    骆举语气很轻松,像似巴不得他们将他给关进去,周子居眉头皱的更深了,这是透着邪性和古怪,他拿不准骆举的心态,更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如果骆举今天自个不服罪,他反倒认为自己的推断都是正确的,结果骆举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你说啥就是啥,咱不但不否认,还亲自把你不知道的信息给你补充完整,怎么看都很诡异。

    周子居扭头看到龙山还在发呆,周子居咳了一声,龙山还呆在自己的世界里久久不能自拔,周子居无奈了,怎么这个时候还矫情了呢,这会儿正是关键时候。

    “警官,那个女警官挺漂亮的,我好像在哪见到过,哦对了,上一次在公安局里,审讯我的那个女警。”

    就在周子居想着怎么让龙山注意力集中起来时,骆举望着辛海芸的背景突然开口,周子居警惕心大增;”你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