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三十二章:陆东的身份(第二更)

第三十二章:陆东的身份(第二更)

 热门推荐:
    “本来就是我的错,在我的潜意识中一直认为走私猫不算是走私,顶多算是发现了一种商机,再加上开始的时候金额少,也就不在意了。

    可随着金额不停地增加,这种得来不全费功夫,紧紧只需要一瓶药就可以得到几十只上百只的猫咪,钱大把大把的来,可比开店要容易多了,他的性子比较谨慎,所以一年只做两单,最近因为某些原因突破了两单,这才导致被条子给盯上,如今落入骆举手中他一点都不后悔,唯一挂念的就是佳怡的安全和以后的生活。

    为了佳怡着想,骆举把一切可能的罪名都往自己身上拦,把自己说的无恶不作,甚至为了证明自己是无恶不作的,说出了很多之前犯案的细节,尤其是加重了自己的戏份。

    周子居眸中闪过一道怜惜,有点于心不忍,与其说骆举是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不如说他是一个专研于研究的研究员,穷困潦倒被人救,为报恩才想出来走私这个馊主意。

    龙山和他耐心听着属于骆举的自述,一旁有名警员负责记录和录音,这可以说是本案以来最大的收获,可他们都开心不起来,他们看到的是一个重感情重义的骆举,为了他人把一切罪名都给拦下了,从私心上来说他们很想同意,可法律是公正的,不能随便冤枉一个好人,同时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

    “我有几个疑问,你能为我解答一下吗?”周子居问道。

    “当然,只要我所知道的一定告诉你们。”骆举频频点头,为了佳怡的未来,他有问必答,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后果。

    “佳怡宠物医院里的吧台是谁?难不成她就是佳怡?”周子居把自己之前的猜测说出来。

    “啊~你见过她了,她个……过得好吗?”骆举声音颤抖,心情很激动。

    果然如此,难怪去店里的时候,那么殷勤的领着他们介绍店里的方方面面,常在钢丝边缘地带行走,肯定对刑警队龙山队长有了解,女人的记性一向很好。

    她也很聪明,如果那天什么都见不到,骆举可能会是另一个下场,可是既提供了一点小小的证据,但这个证据不是为了出卖骆举,而是为了给他开脱,因为警方第一反应肯定会把药交给法医来进行化验,只要他们把药交给法医来化验,一来可以争取到一定的时间办其他事,二来还可以用来迷惑警方。

    骆举确实研究了药品,但对猫和人都没有害,所以非但无法定罪,反而当地可能还要给予褒奖,为动物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

    可是她千算万算没想到的是,周子居他们并没有把药品交给警方,而是很大胆的推断此药没作用,并且因此做了一个局,就等着他们掉进去。

    而那笔钱即是一个友好的信号,又是一个试探,如果他们收了这笔钱会给她传递一个信号,他们可以通融。

    只要可以通融,她就有办法救出骆举。

    单冲这一点来说,周子居猜想,佳怡是爱骆举的。

    “挺好的,吃嘛嘛香,每天定时定点去美容,身材也很好,也有人追求她,都被她给挡回去了,她说这辈子的心只属于一个人。她没说那个人是谁,但在说的时候的幸福表情是做不了假的。”

    周子居说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搞得龙山脑袋有点懵,难不成那天他失忆了?因为他明明记得那天只买药取证来着,哪里知道人家有没有人追神马的。

    “是嘛……那我……死而无憾了。”骆举像似得到了解脱,虽然可能接下来面对的是几十年的铁窗生涯,但精神明显放松许多,整个人好似换发了第二春,语气都透着一股喜气。

    “还有第二个问题,你对陆东这个人了解多少?”周子居再次问道。

    这个问题也是他最想问的,陆东是所有犯罪嫌疑人里最特殊的一位,其他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唯独他游手好闲,整天打游戏还时不时喜欢赌两把,骆举这么谨慎的一个人怎么会认识他呢。

    “陆东,她是佳怡的表哥,陆东的母亲在佳怡上学的时候有很多照顾,为了佳怡还把自己亲儿子的房间腾给佳怡住,每天晚上熬夜学习,陆东的妈妈都会给佳怡做夜宵吃,所以佳怡对她一直很尊重,可惜好人不长命,在陆东上初中的时候因为肺癌去世了。

    而陆东也因为妈妈的趋势退学不知道跑哪混社会去了,当佳怡再见到他是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左右两个胳膊上都有纹身。

    整天吊儿郎当的到处打架惹是生非,把佳怡气的不行,我不想让佳怡不开心,所以我就去揍了他一顿,之后不打不相识,他去学了车,偶尔跟我们一起走走货,让佳怡放心不少。

    看在佳怡的面子上,我对他很照顾,活不多,但钱可不少,所以这也导致他每天依旧游手好闲,不过至少不惹事了。

    要说参与走私也算也不算,他也就给我们开个车,其它的什么都没碰过,我可以用我的性命保证。”

    提到陆东这个人,骆举更多的是无奈和恨铁不成钢,其实陆东很聪明,什么东西都是一教都会,但就是爱玩,尤其是喜欢玩网络游戏,可以说他挣得钱大多数都仍在网络游戏上。

    要是一直这样也没啥,可最近也不知怎么染上赌博了,时不时赌两把,把他气的要用鞭子抽他,可惜被他给跑了,这小子还跑到佳怡面前告他一状,说把他怎么怎么滴了,还在网上买了假血药,只要一碰他,他就吐血。

    本来佳怡还向着他,一看到自己表哥吐血了,立马不愿意了,俩人还因此大吵了一架,好几天都没说话了。

    这段时间他都没去佳怡宠物医院上班了,要不是周子居他们说起,他都不知道警察已经见到过她了。

    那天他回去拿东西拿东西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见到她,跟佳怡说声对不起,说过要一辈子让她开开心心,还是惹她生气了,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错。

    骆举陷入回忆之中,满是自责和不安,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会当面跟她说一声对不起。

    “虽然你对他很好,可他不见得对你就很好呢。”周子居像似在自言自语,又像似在说给骆举听。

    “什么意思?”

    “你只看到了他整天游手好闲,可你知道我们看到了什么吗?”

    骆举摇摇头。

    “把药水卖给地下世界,赚的淋漓尽致,你给他的拿点钱他根本看不上。我猜他是故意让自己表现的很差劲,烂泥扶不上墙,目的就是为了麻木你们。即使犯罪也会为他开脱,从而他安然无恙,你们则是他最好的挡箭牌。”

    周子居直视骆举道:“是不是很讽刺?”

    骆举目瞪口呆,大脑一片混乱,在他眼中吊儿郎当的陆东会这么有心机?

    自认为智珠在握,其实他才是最傻最天真的那一个吗?

    果然讽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