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三十一章:谁才是主谋(第一更)

第三十一章:谁才是主谋(第一更)

 热门推荐:
    “这问题再简单不过,既然是给猫咪用的药,作为研究着肯定要先研究猫咪,最常见的便是收集猫咪血液进行研究,我不是研究员,也不是科学家,不懂里面的道道,但可以肯定你要是研究做实验肯定离不开猫的血液。”

    周子居抿了口烟吐出继续道:“我猜,里面其中最重要的应该是猫咪最重要的,或者是鲜血或者是其它东西,比如牙齿及毛发。”

    “厉害,猜的已经不离十了,不过还是不对。”

    骆举先是给了周子居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白色玻璃瓶,玻璃瓶并不大,仅有大拇指大小甚至还没有大拇指大,玻璃瓶里装着稠稠的白色液体;“此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这个,猫的精华。”

    “正如这位警官所说的那样,我一开始提取猫咪血液作为研究原材料,研究猫的dna,研究猫的唾液,甚至牙齿被我烧成灰,我将这些材料融入药水中,却发现猫咪闻到味道后出现的不是惊喜或者好奇,而是惊吓和恐惧,它们一闻到这个味道就会逃之夭夭。”

    骆举抿了口烟却发现因为长时间没抽,火灭了,周子居为其重新点上,骆举赶紧抽两口,大量的烟雾冒出来把他呛得喉管发痒直咳嗽,有一名警员地上一瓶矿泉水让他顺顺,骆举十分感激连连道谢。

    这一幕看得周子居感叹良多,要不是调查研究谁能知道眼前这位会是犯罪嫌疑人呢?

    矿泉水顺了顺骆举感到好受多了,因为咳嗽脸色变得通红,他叹道:“好多年不抽,猛然再抽还有点不适应。”

    “戒烟是一件好事,有益身体健康嘛,烟盒上都有写,哪像我们这些老烟枪,想戒都戒不掉,就拿我来说一个案子下来,抽的烟都能绕着半个乌海县了。”

    龙山的话,周子居深有同感,俩人对视一眼惺惺相惜,骆举将手里的烟掐灭不再抽,却又舍不得将烟头扔掉,便随手把烟头装入兜里道:“两位警官,咱们闲话少说,回归正题。”

    周子居和龙山点点头示意他请说;“猫咪是一种极有灵性却又很敏感的一种动物,它们对危险的预知力可以拍到动物界排行榜前三,尤其是鲜血它们在闻到熟悉的味道的时候,本能的就会开始躲,更别说好奇了。

    网上那些小视频上说猫好奇心有多么多么重,这话全是扯淡,即使你跟它亲的穿一条裤子,闻到同类鲜血的味道它也是激发体内的凶性要么逃要么对人攻击。

    我们看到的宠物中狗狗攻击人类的概率不低,但狗狗要么是身上有病大脑不正常,要么就是你跟他不熟,否则它几乎不会伤害你,哪怕你将它用鞭子抽成残废也会对你很温柔。

    猫咪却不一样,用现在流行的词语来说,傲娇的很,稍有不顺心就会耍小脾气,惹得狠了直接牙牙攻击外加爪爪攻击让你尝到整容失败的滋味。

    所以想吸引猫咪并对你没有敌意需要特别的方法,然后我就在思考,猫咪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戒备心会没有那么重。

    我翻阅了大量的资料,甚至在网上看到了许多研究视频,也听了很多专家的报告会,最终我找到了,最佳原料。

    猫的精业,因为只有猫在动情期才会不顾一切的寻找另一个同伴,而这种会让猫丧失最基本的思考能力,变得燥热不安并具带有攻击性。

    虽然原液找到了,可是想要融入到药水中并不容易,具体研究过程我就不说了,这牵涉到专业领域,我想二位不见得听得懂。”骆举抿着一名警员给他端来的咖啡道。

    周子居和龙山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着,心里一阵p,要不是顾及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在,他们二人早就想上去揍他一顿,不就会物理化嘛,咱光脚的更不怕,哼。

    “药水研究出来就想着犯罪?”周子居问道。

    骆举摇摇头;“我研究药水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让那些混蛋看看,就算是不依靠任何人,我也能将研究完成。想窃取我的劳动果实,门都没有。”

    “可是当我完成研究后却迷茫了,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兜里的钱也因为研究全都花光了,我在大桥底下睡了三天,后来实在熬不下去了就想着轻生,是佳怡救了我,并给我一口吃的,还让我在医院工作。”

    “那时候佳怡宠物医院刚刚开业,资金方面急缺,我本来是想着把药水专利卖出去弄点钱,眼看着店面就要倒闭,我就想到了利用我研发出来的药水去诱因那些流浪猫拿去卖,开始是薄利多销。因为像橘猫这种流浪猫太多了,少了一些谁也不会在意,尽管不值钱但架不住数量多,挣了一笔钱,我记得很清楚一万三千四十五块钱,靠着这笔钱我们总算又能撑一段时间,可想要活下去太难了,于是就想到了走私名贵猫。

    那些有钱人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根本不会在意兜里的钱,一千两千甚至一万两万他们都不带眨眼的,我们有做名贵猫培育的想法跟计划,可是一来我们没有货源,二来我们自己都吃不饱,哪来的钱再养猫。”

    “所以你就想到了偷?”龙山道。

    骆举点点头,抿了口咖啡;“准确来说应该是愿者上钩,那些猫咪闻到药水的味道自愿跟过来,我们只需要提前踩点,然后把药水放在相应位置上,猫咪会自己跟过来走,然后我们把这些猫咪装入笼子搬上车。之后的事就异常简单了,你们也都清楚,整个事的谋划和想法都是我的注意,不要伤害佳怡。”

    “她真的没有牵涉到其中吗?”周子居反问道。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警官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请放过佳怡,求求你们。”

    每个人都有不可动的逆鳞,很显然骆举口中的佳怡就是他的逆鳞,一直表现的比较冷静淡定的骆举此刻有了慌乱。

    “这个我不能答应你,也不能保证,但我们是秉公持法,如果佳怡真的无罪,我们会还她一个清白,这一点请你放心。”龙山拒绝了骆举的请求。

    龙山的话让骆举一下子失去了动力,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但却安静下来,最起码他知道龙山是说到做到,不像有的人说的一套背着一套。

    “你觉得你是主谋吗?”周子居问道。

    “那还有假?药是我研发出来的,思路是我提供的,犯案的人员是我找来的,不是主谋是什么?”骆举道。

    “主动承担罪名可不是一件好事,骆先生你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旦认定你是主谋,这一坐可就是二三十年,可要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