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三十章:骆举开口(第三更)

第三十章:骆举开口(第三更)

 热门推荐:
    周子居将高律师领到二楼,让两名外勤人员看住他,然后找了个理由开溜来到指挥室,龙山朝他竖起大拇指道:“干得真不错,就是可惜骆举那混蛋没来,否则咱们将他们一网打尽就太完美了!”

    “他会来的,这小子只不过是替他打前阵罢了。”周子居笑道。

    “骆举的性格一向谨慎怎么可能会来,骗谁呢?”

    龙山翻了翻白眼,跟骆举打了几次交道,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均无懈可击,他前来探险的可能性根本没有。

    “相信我,骆举马上就出现了!”周子居嘴角微微上翘显得很有自信。

    龙山撇撇嘴,这家伙的嘴脸真像个神棍,搞得他想揍他。

    因为这件案子俩人的关系禁了不少,又因都当过兵,各自欣赏着彼此,俩人正闲聊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龙山透过监视器看到一名男子在敲门顿时瞪大了眼睛;“卧槽,神了啊,你怎么知道他会来?”

    “从性格上来说,骆举是一个十分严谨,不准确来说是一个小心谨慎之人,他不会让自己轻易陷入危险之中,可同时他又是一个科学家,药水是他研究出来的,无论是宠物医院还是走私闯出来的名气都让他因为研究出这药水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周子居顿了顿继续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药水就是他仅存的尊严,他不会允许任何践踏最后的一片净土。”

    在接收这件走私案的时候,周子居对警方控制起来的几名犯罪嫌疑人仔细研究了一番,甚至自己一人扮演两个角色来去推演他的心理状态,尤其是骆举作为这个小团体的核心,自然对他要更加上心些。

    龙山听得若有所思,周子居的这套心理分析第一次听到,站在犯罪嫌疑人的位置上去思考他会怎么犯罪,从而推理出他的心理状态,他也是从事一线多年的老警了,仔细一想就明白周子居说得是对的,这对刑警队来说提供了一个新的办案方法,到时候龙山准备让一线刑警都要学习这种思维模式。

    俩人说着话,大门被扮演成小弟的两名外勤队员打开,骆举压了压帽子走进来对其中一名外勤队员道:“你们老大呢?”

    “你特马谁啊?”那名外勤队员很有演技天赋,扮演个阿飞青年像模像样的,楼上周子居和龙山还在说,这小子退休以后说不定能当个演员,绝对能拿奖。

    “我是高律师的朋友,他打电话让我过来给他送点东西,你看?”

    骆举走进两步朝他附耳说着,左手掌里塞着几张红票子,那名外勤队员立即眉开眼笑道:“原来是高律师的朋友啊,早说嘛,高律师在和我们发财哥商讨合作事项,就在二楼正中央那个位置。”

    外勤队员指了指周子居和龙山所在的位置,骆举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点点头,谢过那名外勤队员,径直走上前去,不过他走的很慢,双手伸入裤兜中握紧某样东西面不改色的走上楼。

    “哈,想必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骆先生吧,高律师刚和我说起你,能认识骆先生您真是三生有幸。”

    听到骆举走上楼的脚步声,周子居伸出双手迎面而来,骆举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双手握住笑道:“鄙人也是久闻发财哥大名,早就想过来拜访,奈何一直忙生意上的事,条子又追的紧,只好拖到现在。”

    骆举这话说的很有深意,周子居挑挑眉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那么客气,高律师正在里面,咱们进去吧!”

    “好!”骆举点点头,走到门口时迟疑了,旋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是走了进去。

    一进屋就有两名监控人员将门一关,把手着大门两侧,骆举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之后缓缓睁开双眼面色平静。

    “看起来,你不惊讶?”

    龙山走过来看到骆举平静的根本不像是被逮捕之人,即使身为敌人,也是一位使人尊敬的敌人。

    “这一幕早料到了,只是没想到那么快罢了!”骆举耸耸肩道。

    “那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周子居笑道。

    “没问题,不过我能知道高律师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吗?”骆举看向龙山问了句。

    “高律师舒服着呢,乌海监狱,单人单间,骆先生很快就可以见到他。”龙山话里有话,看着骆举笑得很开心。

    骆举像似没听出来龙山话里的弦外之音,点点头道:“那就好,他是个很爱干净之人,人多了,我怕他不适应,睡不着觉。”

    龙山招招手,两名人高马大的外勤搬过来两张凳子,之后又搬过来一张,三人坐下来,周子居给二人散烟,骆举也没拒绝,伸手接过放在鼻子下嗅了嗅道:“国宾?”

    “好眼力,没想到骆先生也是此道中人呐。”周子居诧异的看着他。

    “当年在体制上班的时候抽过一段时间,后来戒了。”

    龙山为骆举点烟,骆举闭上眼睛抽了口舍不得将其吐出,似在回味着曾经熟悉的味道,良久才缓缓吐出,烟雾飘散在空中缠绕着犹如身处仙境之中。

    “哦?骆先生还在体制里待过?”龙山惊讶了。

    “看着不像吗?”骆举抿着烟道。

    “如果骆先生一直在的话,恐怕已经是个不大不小的领导了吧?”龙山不答反问道。

    “科研成果被人光明正大的盗取,女朋友跟个有钱的富二代跑了,甚至当着我的面说我无能,不能给她带来想要的幸福。继续干下去?呵呵,我的心还没大到无视这种事发生的地步。”

    骆举以一种平淡的语气说出来,龙山却能感觉到骆举此时的不平静,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

    龙山的旁边有个女警正在对他们之间的谈话坐着笔录,龙山目光看向周子居眨了眨眼睛,意思很明显,下面交给你了。

    周子居点点头,想了想道:“骆先生冒昧的问一句,为什么我在你们店里买回来的紫色药水没有效果呢?”

    “那个是半成品,需要加入一种特别的材料才能有药效,否则就是最普通的药水罢了。至于成分是什么,你们可以猜猜?”提到药水的话题,骆举的眸中闪过一道光彩。

    “这应该跟猫有关吧?”周子居想了想道。

    “聪明,你是怎么知道的?”骆举感到很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