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二十五章:请君入瓮

第二十五章:请君入瓮

 热门推荐:
    “准确来说,这是周探长提出来的,具体细节可以问周探长。”龙山抽着烟,把问题甩给周子居。

    辛海芸转头目光看向周子居,正在研究国宾烟的他,听到龙山的话,抬起头朝辛海芸笑道:“辛警官不用那么紧张,正如我们所了解到的,想要让骆举开口难度很大,即使将他关上三天三夜,咱们也不会有太大的收获。”

    周子居收起国宾烟,掏出自己的红塔山点燃抽了口继续道:“富贵险中求这句话,辛警官并不陌生,不错,将骆举放走有让他将痕迹擦干净的几率,但同时也能让他露出马脚来,因为他在动,咱们的人也在动。“

    “周探长的意思是让骆举动起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找到他的把柄,呆在警局里,他动不了,咱也没机会取证。”辛海芸本就聪慧一点就透,此时猜到了周子居的计划。

    “不愧是辛警官,就是聪明!”

    周子居伸出大拇指为其点赞,羞得辛海芸不好意思的笑着,想到刚才还质问队长来着,她都想找个洞钻进去。

    接下来周子居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计划,听得辛海芸热血沸腾嚷嚷着她也要加入其中,龙山严厉告诫她不要去,没有外勤经验,完全是在胡闹。

    龙山严厉禁止她参与计划,一方面是考虑她没有经验,一方面是在保护她,他岂能会让辛海芸参与到其中,不然怎么向那位交代。

    不让去,辛海芸显得嫩嫩不乐,摔门而出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周子居抬头看着他示意要不要劝劝,龙山摇摇头表示不需要,周子居耸了耸肩,俩人开始在办公室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

    一辆车牌号为f12276的黑色速腾缓缓行驶着,后排座位上骆举正在闭目养神,坐在前排右座的高律师向他陈述着最近的一些情况,等高律师说完,骆举点点头道:“咱们不回医院,直接回家,我猜条子那帮人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跟踪的机会,他们不是想查到一些东西来证明我犯罪吗,我也不藏着掖着,放开了让条子去查。越是藏着掖着,才会显得心里有鬼。”

    高律师点点头,旋即想到刚才龙山的话脸上露出担忧之色:“那个龙队长说他们已找到有力的证据,会不会……”

    骆举摆摆手,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放心,他们没有找到能够叮死我的有力证据,否则那个龙队长也就不会跟你谈判了,条子那帮人就像是吸血虫,逮着缝隙就往里钻,可你要是没留缝隙,他们就像无头的苍蝇到处乱串,死不了,也让你清静不了。不过时间久了,他们就会散去的。”骆举语气中充满着无尽感叹,对条子他有太多的了解。

    高律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之后他问如果发现了条子跟踪怎么处理,毕竟只给了三天自由活动时间,只要是正常时间,

    “发现条子跟踪也不用理会他们,咱们该回家睡觉回家睡觉,该工作工作,不用担心。“骆举笑道。

    “骆先生,我知道了!”得到骆举的安慰,高律师心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时车辆猛然一顿停在原地,由于惯性差点使得骆举撞到头部,从警局出来的好心情被打破,骆举略显不悦:“怎么了?”

    “骆先生,前面有人堵住咱们的去路,你看!”司机带着白手套指着前方无奈道。

    顺着司机目光望去,骆举看到前面一群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举着牌子堵住去路,牌子上写着;骗子,还我家猫咪或者狗狗!

    众人的脸上写满愤怒,他们就这样静静的高举牌子站着,却让骆举他们寸步难行。

    骆举示意让司机把车窗降下来听听他们在说什么,这群堵住路口的男男女女开始嚷嚷着,黑心商人,大坏蛋,还我家猫咪诸如此类的。

    听得骆举直皱眉头,思考再三决定下车,高律师和司机拦着他不让下车,骆举眼睛一登,俩人不再说话,只是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骆举走下车,众人化作人海一窝蜂围上来,嘴里嚷嚷着:“骗子,我在这买了一千八的套餐,结果药水一点用都没有,奸商,无耻,赶紧退钱!”

    “就是,退钱,退钱!”

    “不光要退钱,还要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费!”

    “呜呜呜,你还我家的丁豆,你还我丁豆……”

    自下车后骆举还未开口说一句话,众人声音便传入耳朵,说什么的都有,吵得骆举一个头两个大,一向温文尔雅的他用尽最大的力气呲着嗓子喊道:“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先听我说!”

    骆举的声音起了效果,众人逐渐安静下来,一个个怒气冲冲的瞪着骆举,想要看看他会怎么说,怎么做!

    “无论大家受到了什么委屈,我骆举在这里先向大家道歉!”骆举弯腰九十度朝着众人鞠了一弓。

    骆举的这一举动,在众人里引起波澜,不少人聚在一起议论纷纷说着,大家火热的情绪降下来,心中的怒气消了不少,最起码骆举的行为让他们感到很满意。

    “至于药品问题,我会回去以后仔细查看研究,找出问题给大家有一个交代,该赔偿的赔偿,该退钱的退钱,我绝不说二话!“骆举说的斩钉截铁。

    见骆举这样说,众人不好再说什么,有了散去的念头,这也让骆举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不知道谁突然大声嚷嚷了一句;“他是骗子,一旦回去后就找不到他了,再想要赔偿怎么可能?”

    这话一出惊起渲染大波,众人议论纷纷,本来安抚下来的情绪逐渐高涨,而在这时一个鸡蛋朝骆举身上砸去,弄得他一身鸡蛋液,这一下可好,人群顿时乱了起来,不知道哪里弄来几个篮筐,里面满是鸡蛋蔬菜叶之类的东西,众人随手拿起就往骆举身上扔。

    “砸死,这个奸商,骗我们血汗钱!”

    一人起哄,众人跟,这下捅了马蜂窝,一时间空中鸡蛋烂叶子乱飞,很快骆举身上就被砸满了鸡蛋液,头上还有几片白菜叶子,高律师和司机见不妙,赶紧下车冲进人群护着骆举回到车里。

    骆举他们回车里,众人就开始将苗头对准车子,那出手准确度让人一看就是练家子。

    “快……快……快报警!“

    骆举被砸的到现在都是懵的,爱干净的他也不顾得清理身上的脏物,口齿不清的对司机和高律师吩咐着。

    不一会儿附近派出所出警了,将众人轰散,骆举他们趁机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队长办公室。

    周子居看着手机里猴子传来的视频笑道:“好戏开锣咯!”

    “是啊,接下来该是主角猴子上场了吧?”龙山此时的心情显然也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