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二十四章:较量

第二十四章:较量

 热门推荐:
    乌海公安局,刑警队办公室。

    “警官先生,你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拘留我们骆先生,我看完全可以给你们定个非法拘留罪,这个罪名一旦成立你们的乌纱帽可就不保了。”一个手提公文包带着金丝边眼睛,剃着平头的中年人犀利的眼神望向辛海芸他们。

    “高律师,我们从逮住犯罪嫌疑人骆举到现在并不到二十四小时,你完全是在诬陷我们,我现在严重怀疑你跟犯罪嫌疑人是一伙的。”

    辛海芸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好脾气,小辣椒可不是白叫的,高律师推了推眼镜,不温不火的道:“辛警官,作为一名为人们服务的警官人员,说话可要负责任,这样吧,一会儿我和你们领导谈谈这事。”

    “那正好,我会像我们队长汇报此事。”辛海芸丝毫不退让。

    “辛警官年轻有为啊,不过辛警官还不清楚非法拘留的罪行有多严重,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为你破例免费讲解一番。”

    “你……”

    辛海芸这火爆脾气上去就要揍他,旁边的女同事拉住她的手腕,摇头示意让她冷静,跟律师说话,越说越错,这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冷静下来的辛海芸,掏出手机走到一旁,四周观望确认没人后,给龙山拨了个电话,却发现你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不甘心的她等了十几秒又打了一次,结局没有任何变化。

    辛海芸恨恨地跺了跺脚,辛海芸只好回到队伍中静观其变。

    骆举坐在审讯凳子上,望着玻璃外的高律师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两名警员接到了通知,早已停止笔录,站到大门两边等待上级下一步指示。

    不一会儿,审讯室里电话铃声响起,一刹那,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高律师,高律师面不改色地走到旁边角落接起电话,没说几句高律师走过来看向辛海芸道:“辛警官,你们局长找你!”

    辛海芸恨恨地瞪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在她眼中高律师已经不知被她杀死多少次了。

    面对辛海芸的目光,高律师毫不畏惧,在他眼里辛海芸不过是一个牙都没长齐的毛孩子,从未正视过她。

    面对高律师这样的老狐狸,辛海芸败下阵来,接过手机走到一旁刚喂了一声,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雷霆般的咆哮声:“辛海芸,没有证据就抓人,你们简直是胡闹,趁没犯错误之前,赶快给我放人,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说完,电话那头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辛海芸脑袋有点懵,她能听出来局长怒气不小,揉了揉太阳穴队长电话打不通,这里的情况无法传递过去,局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这事并不好敷衍,局长之怒可不是闹着玩的。

    辛海芸走过来,将手机还给高律师,思虑再三正准备告知两个审讯员将犯罪嫌疑人骆举带出来放了,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等一下,人不能放!”

    辛海芸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看到气喘吁吁的龙山和周子居脸色狂喜,她眼眶通红,隐隐有泪痕流出,没人知道她刚才的决定有多难,一边是上级的压力,一边是良心的谴责,龙山的到来无疑是她最大的支柱。

    “这是逮住令,我们怀疑骆举走私一案有关联,并且我们也已掌握到有力的证据,证明骆举有犯罪的嫌疑,从现在开始正式将犯罪嫌疑人骆举逮住归案进行审讯。”

    龙山喘了口气走过来,从黑色夹克里掏出逮捕令,直视高律师道:“上面的印章黑字看得清吗?亲爱的律师先生。”

    “好大的耳光。”

    高律师心里很火大,手指推了推眼镜掩盖内心激荡的心情,龙山的一纸逮捕令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让他大脑层短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同时他也意识到一个问题,向来他算计人,这次好像被他们给算计了,他之前给局长打电话,恐怕人家是在敷衍,不过是为了争取时间罢了。

    逮捕令一旦审批下来,其它的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他的所有说辞也就没了用处,高律师吃了哑巴亏恼火是必然的,但没有表现出来,那是不成熟的表现,虽然无法将骆举无罪释放,但可以为自己的代理人争取最有利的条件。

    “接下来是办案时间,还请高律师回去吧,接下来的事都是机密。”龙山言辞犀利先发制人。

    “龙警官,咱们先不说逮捕令的事,咱们先谈谈……”

    正如应了那句老话,办案龙山是高手,谈判高律师是高手中的高手,看过九品芝麻官的人都知道,主角那张嘴能把死人说活,活人说死就可以体会到律师的可怕之处。

    一番交锋下来,龙山败下阵来,高律师为骆举争取到三天自由活动时间,当然这个自由活动范围是有限制的,他可以在县里呆着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出县城。

    高律师原本还想争取更多的利益,龙山在这一点上却丝毫不松口,三天自由活动本就已经是底线了,如果再能出城或者有其它附加条件的话,那和放了他有什么区别。

    最终双方达成一致,同意彼此提出的条件,骆举和龙山脸上均露出灿烂的笑容,一场警与匪的较量正式开始。

    高律师带着骆举离开公安局,龙山让众人重新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然后他和周子居以及辛海芸去他办公室里商谈计划。

    “队长,为什么要放了那家伙,你明明知道那家伙绝对有问题,是个难啃的骨头,还给了三天自由时间,这不明摆着让他去销毁证据了。本来就难对付了,一旦让他回去,无疑是放虎归山,再想找证据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一进办公室,辛海芸就开始不满地嘟囔着,她对骆举是怎么看都不顺眼,明明都知道他有问题,偏偏你找不到有力的证据,有时候他觉得还没陆东那小子可爱呢,最起码人家还交代了点东西。

    “海芸别急嘛,这可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哦!”

    龙山坐下来打开抽屉掏出自己珍藏的烟扔给周子居一盒;“尝尝这个烟,现在市面上可是买不到咯!”

    周子居接住一看,哟,国宾烟,这东西可是有钱都买不到了呢!

    “队长,你是说,放走骆举是计划中的一部分?”辛海芸眼睛一亮,心中的不满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