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二十二章:论证

第二十二章:论证

 热门推荐:
    “可这也说不通,这也只能说明吧台可能是个贼,并不能说明人家跟骆举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咱们往人家身上套明显有点强词夺理。“龙山继续反驳着。

    “贼的身份确实不能说明什么,可贼的手法以及把钱退给我们,都充分说明了一件事,她和骆举他们关系很亲密,如果这一点不能成为证点的话,我还有最后一个大胆的想法。”

    周子居似乎已经料定了龙山会对他出声反驳,这是一件好事,想要说服犯罪嫌疑人,我们需要先把自己给说服了,否则论点不成立去抓嫌疑人完全是在瞎胡闹。

    “什么想法?我看你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龙山将反驳进行到底,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猴子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前前后后听得有一段时间了,案情也大概了解了一些,他还是觉得智商好像不够用,完全跟不上两个人的思路,只得感叹自己还是适合当汽修工。

    “我猜,咱们手里的紫色药水不会有效的。”周子居淡淡笑道。

    “你说的那是兑过水的,咱们在宠物医院里也见识过这种药的威力,在屋内那些小猫小狗安静的跟小绵羊似的一动不动,而且我们进入那个屋里也感到一丝困意,很明显他们宠物医院本身就在使用紫色药水,否则那些小猫小狗见到生人岂会不叫嚷?”

    龙山回忆着佳怡宠物医院里看到的那一幕到现在他还久久不能平静,那些小猫咪安静到好似受过专业训练,根本不像是送来的顾客们猫。

    不错,宠物医院里肯定有专业驯兽师,对猫狗的行为举止进行专业训练,可是这里面牵涉到时间问题,他们在屋内听吧台小姐姐介绍的时候,也看过他们的顾客底册,资料上的图案和营养师他们手里的小猫咪图片一模一样。

    即使退一万步来说,知晓他们的到来从而进行造假,那也不可能做到每一只都一样的程度,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真是太恐怖了。

    “很简单,那是他们自己养的猫,经过他们长时间训练做到对生人不叫嚷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况且你太相信底册了,你能保证他给你拿的底册不是从前的或者说提前制作成的假冒伪劣产品。”

    周子居顿了顿继续道:“我还能肯定一件事,如果你现在按照底册上面的电话去一一求证的话,你会什么都得不到,这些电话都能打通,也有人专门的人去接听,无论你问什么问题,他们都能对答如流。”

    “怎么可能?他们不可能做到未卜先知的程度,否则我们……我们这些人在他们眼里都是渣渣,那样太丢脸了。”龙山已经被惊的有些语无伦次。

    如果连这些都算到了,那么他们的危险程度并不比一些大型刑侦案件低,他们是在用高智商犯罪,你知道他们在犯罪,却很难给他们定罪,这是现如今办案的一个难点。

    龙山大脑一片混乱,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也许他在震惊周子居的大胆猜测,也许他在震惊犯罪嫌疑人们的高超手段,总之他现在有点懵。

    “他们做不到未卜先知的程度,这些都是他们提前准备好的东西,只不过配合一些手段,让我们觉得他们拥有通天能量,做到未卜先知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的,这个过程需要有个人一直发号施令,来做一些小小的工作,很明显吧台小姐姐是最合适的。”周子居顺着思路继续道。

    “等会儿,等会儿,你说咱们之前所见到的猫咪或者小狗都是宠物医院本身就有的?他们为什么要有,养在什么地方?如果他们有养宠物的话,我们一定会发现蛛丝马迹的,可我们在医院里并没有看到拥有宠物的迹象。”龙山伸手打断周子居的话,让大脑逐渐恢复正常,他提出一个关键问题。

    “你忘了吧台小姐姐的作用了吗?”

    周子居伸出一根手指道:“其一,由于我们穿的是便装,对我们来说是有利的也是有弊的,有利的一面是我们能更好的进行调查,有弊的一面是正因为我们便于调查反而无法轻易的暴露出身份来。即使龙队长你拿出警员证来,他们会‘认为’这是假的,到最后可能麻烦的不是他们而是我们,最起码我们无法对其继续调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这叫妨碍人们幸福生活,然后经过一番舆论引导,咱们可就成了罪人。”

    周子居缓缓伸出第二根手指:“其二,吧台领着我们只会让我们看到该看的东西,一些我们不想看到的东西,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他都不会领着我们去看的,更何况猫狗粪便这种东西,即使有咱们也没那个技术分析出个所以然来,我估计就连市区都没有这个条件和设备,并且我认为研究粪便这件事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这一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到医院一趟,只能证实一件事,咱们没用。”龙山听得有些泄气,对手太强,他的信心在一点点丧失。

    “不,正因为他们太谨慎了,反而忽略了两件事让他们露了马脚。”周子居笑得很开心。

    “正如你所说,他们把一切都算在其中,即使咱们刑警队全员出动,也无法将他们逮住归案,因为没证据,我们的到来只能证明一件事,他们的反侦察思路是正确的,把一切都算在其中,让我们无力调查。”龙山的信心在一点点的消失。

    “不要那么沮丧,先听我说嘛!”

    周子居笑了笑,继续道:“他们忽略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

    他扬了扬手里的淡黄色信封,因为有晃动里面有几张红色票子掉落在地显得很醒目;“且不论他们的目的是讨好,还是想要说他们是无辜,还是其它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但有一点我们可以证实,他们心里有鬼,他们不希望跟我们牵涉太多,所以跟我们保持着若近若离的关系。”

    “而第二个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

    周子居抽出一根烟,递给龙山一根,自己点燃一根抿了一口,夹在两指之间继续道:“紫色药水没用,是他们忽略的最重要的一环,正因为太想证明自己跟犯罪嫌疑人无关,从而露出来的最大马脚。”

    “等会儿,你这有点自相矛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