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二十一章:疑点

第二十一章:疑点

 热门推荐:
    龙山在宠物医院里见过紫色药水的力量,仅仅是释放出来的味道就让屋内两三只猫咪有打哈切昏昏欲睡的迹象,一旦让猫咪服用,效果直接可以让猫咪昏迷或者致命,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效果,犯罪嫌疑人才会犯案不留痕迹。

    猫这种生物警惕性很高,要想抓住它几乎不可能,更何况传说猫可是老虎的师傅,老虎咱们都知道森林之王威力无穷,可想作为它的师傅猫有多厉害。

    在神话传说中猫是守护冥界大门的冥兽,即使是神见了都要礼敬三分。

    “我们用原液试水,或许可能是稀疏的太狠了,毕竟分成了十几瓶,效果打折扣也很正常。”周子居提议道。

    “周哥这不会是毒药吧?小猫吃了会不会有事?”猴子看着小橘猫朝他喵喵喵的叫着的样子于心不忍。

    “放心,这是迷幻的,死不了,你小子认识你周哥那么长时间了,什么时候见过我干过缺德事?”周子居出声安慰着猴子。

    “咱们有法医在,干嘛咱们要冒险试药,要不把这东西交给法医研究不是更安全更专业?”龙山问道。

    “来不及了,我怕骆举会脱困,咱们只能自己试,只有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他们一网打尽,甚至运气好的话,今天就可以结案。”周子居摇摇头道。

    “你认为骆举会脱困?”龙山心里一惊。

    “可能性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其一我们对骆举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指控他就是犯罪嫌疑人,其二他本身就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肯定会请律师为自己辩解,其三即使骆举自己不急,会有两个人比他还急。“

    周子居弹掉堆积指甲盖那么长的烟灰直到露出猩红的火光继续道:“有两个人会坐不住出手,陆东和宠物医院的老板。”

    “陆东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他是跟着骆举混得,虽然暗地里已经将大权掌握在手,但只要能力绝不会看着骆举死去,关键时刻多么好的挡箭牌,完事了以后,自己还能潇潇洒洒的活着。”龙山皱了皱眉,不理解周子居为何突然会提到宠物医院老板这个人。

    “如果你是店长,有警察来你店里,你会怎么做?”周子居不答反问道。

    “我会很慌张,然后跟你坐下来聊天,吃饭,最后再意思意思,难道你的意思是……”

    龙山一开始不理解,说着说着好像明白怎么回事,眼睛一亮旋即反驳道:“可是我那天又没穿警服,他们没有认出来很正常,这有什么。”

    “问题就在这,老板不在,吧台却对咱们很亲切,一路上咱们问什么说什么,你不觉得奇怪吗?”周子居掐灭烟头道。

    “那有什么,咱们可是付了钱的。”龙山撇撇嘴道。

    “一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直到我看到了这个。”

    周子居从购物袋里掏出一个淡黄色信封扬了扬;“这里面的钱数正好是咱们所开销的金额丝毫不差,我们买了那么多东西,最后却分文不取,你觉得呢?”

    这个信封他也是刚刚发现的,就在他低头弯腰捡火机的时候偶然瞥到的,淡黄色信封在袋子里并不起眼,提溜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可是最让他惊讶的不是信封里有钱,而是谁把信封塞进手提袋里,并且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这能说明什么?”龙山心里所有所思,嘴上却倔强地问道。

    “这说明那个吧台小姐姐并不简单,咱们这样假设一下。作为宠物医院老板已经知道了咱们的身份或者说你的身份,从而故意让咱们接触到一些东西呢?”周子居大胆猜想着。

    “你是说那个吧台是宠物店老板特意安排的?”龙山道。

    “还有个一个可能。”一袋子钱的发现,让周子居的思路越来越顺,眼睛也越来越亮。

    “什么?”龙山已经跟不上周子居的思路了。

    “那个吧台就是宠物医院老板。”周子居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龙山夹在手里的烟头掉落在地,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你没发现,那个吧台对咱们太过于热心肠了吗?去过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吧台是不能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的,吧台的工作就是接听电话,为客户介绍简单的基本情况,可那个吧台小姐姐不但离开了自己的工作岗位,还对里面的一切都很熟悉。”周子居嘴角微微上翘,他总算找到了本案的疑点和漏洞,也大概明白了犯罪集团的老窝在哪。

    “这有什么,吧台对公司里的角角落落知道的一清二楚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如果连这都不知道,老板用他干什么?”龙山心里起了怀疑,嘴上却不松口,好似在故意跟周子居唱反调。

    “可也正因为太熟悉了,所以才让我发现出了不对劲的地方,那些营养师和护理师对她的态度不像是员工和员工之间的关系,他们的态度很暧昧,如果是员工,当吧台走进来的时候气氛是活跃的,可是她的到来反而没有一个人敢嬉皮笑脸的,这就很说明一个问题,她的身份不简单,至少绝不是普通吧台那么简单。”

    周子居顺了顺自己的嗓子继续道:“这是第一点,第二个疑点,她为我们介绍的这些东西的时候显得太亲密,正因为太亲密了所以第二个疑点形成了。”

    他问猴子要了一瓶兑水的药水;“她跟我们介绍的是,紫色药水很珍贵,很稀有,很难得,用商业的话语来说,这是牵涉到商业机密以及医院发展前景至关重要的东西。你说一个普通的吧台会知道这些?即使知道她会有这个权限给客人展示,难道不怕老板知道把她开除吗?”

    “那么合理的解释只有一种,她就是老板,同样的还有第三个疑点,就是这个信封。”

    周子居露出信封里的红色票子笑道:“我不知道她把信封塞进手提袋里的意思是什么,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甚至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是一个高手,一个扒手界的高手。猴子这一点上你是专家,你来给我们说说,怎样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这枚一包东西送入手提袋中。”

    “能做到这一点,那手上的功夫肯定没得说的,一定是一流的,我还怀疑他是否拜了某个高手为师,而这个人一定是宗师级的,贼不镂空,贼不留痕,这是达到宗师的境界才能有的手段。”猴子眸中满是憧憬和崇拜。

    “贼的身份就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还需要我多说什么吗?”周子居摊开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