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二十章:试药

第二十章:试药

 热门推荐:
    正因为不知情,骆举才会那么淡定。

    周子居与龙山商量着怎么打开突破口,龙山的思路是既然知道了陆东有可能是真正的幕后黑手,那么就从陆东身上打开突破口,而对于这样的阿飞青年,他们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开口,龙山对能让陆东开口很自信。

    本来周子居跟龙山的想法相同,也是认为陆东那里能打开突破口,可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认为还是在骆举身上打开突破口,理由是骆举是一个纯粹的研究家。

    猴子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龙山也被他的理论给搞糊涂了,认为他完全是在胡闹,放在眼前的线索不去证实,反而去碰壁,不是脑子抽了就是脑子长泡了。

    周子居没有解释,而是吩咐猴子把桌上的紫色药水稀疏成数十份,然后找同样的瓶子装起来,之后用一瓶试试药效,看看对橘猫的影响有多大。

    虽然不理解周子居为何要这样做,但周哥吩咐了,猴子自然是无条件执行,拿起桌上的紫色药水去兑点水,然后去商店买点相同的瓶子去了。

    “哎,我说,你这是搞什么把戏呢?我怎么有点看不懂?”龙山好奇问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咱们先谈谈报销的事,我觉得这同样是一件大事。”周子居表情严肃道。

    “你……行行行,我一定给你报销成不,你就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吧!”

    被人吊着胃口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是刑警人员,他们都是一群好奇心旺盛的生物,龙山只觉得体内有好多好多小虫子在给他挠痒痒,要是不解惑的话,他今天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保密。”周子居笑了笑,就是不说出他的计划。

    龙山:“……”

    “有些事很简单,说透就没意思了。”

    周子居扔给龙山一支烟,自己抿了一根点燃吐出烟圈道:“破案的乐趣不也就是没破之前的神秘感吗,一旦谜底揭晓,你会发现原来竟是这么一回事。”

    弹了弹烟灰,周子居继续道:“你知道魔术家一旦把自己的戏法说穿,他就得不到别人的赞赏了;如果把我的工作方法给你讲得太多的话,那么,你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福尔摩斯这个人不过是一个十分平常的人物罢了。这话出自《福尔摩斯》一书,没事的时候我就会看一看,然后得出结论,这句话是真理。”

    “可我心里痒痒的不舒服啊,总是这么吊胃口的感觉可不好受。”龙山接过烟,叹了口气算是默认周子居的理论,只是眸中满是幽怨。

    不过堂堂刑警队的队长,去求教一个外人本身也不是一个光彩的事,被有心人看到见到听到会认为你这个队长当的无能,然后会开启一场血雨腥风的阴谋,有很多人惦记他这个位置可是好久了。

    既然请外人帮忙的事都干了,他倒也不在乎其它的了,就悠然自得的当个观众看客好了,这么一想他心里坦然许多,静静地抽着烟不再追问周子居的计划。

    他不问反倒把周子居给惊着了,刚刚还很好奇的人突然不好奇了,不过一想也是,人家毕竟是刑警队的队长,心理素质好那是应该的。

    猴子办事效率很高,没一会儿就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里面买的各种透明的瓶瓶罐罐,正好是紫色药瓶的大小,摸了摸额头上的汗,将这些瓶瓶罐罐摆放在地上,里面还有几瓶矿泉水都给拿出来,关在笼子里的小橘猫或许是渴了,看到矿泉水的那一刻喵喵喵的叫着,搞得猴子不能专心干活。

    他倒也没有发火,倒了一点水放手心让小橘猫喝了点水,这才吧矿泉瓶里的水分在十几个小瓶子里,按照兑水标准的比例调配着。

    龙山对他给小橘猫喂水的一幕点点头朝周子居道:“心善的小伙子,看来你没救错人。”

    周子居笑了笑,神情显得很得意。

    猴子将这些东西配好,期间没有一滴水洒出来,尤其是一双手白白净净的根本不像是干汽修工的人,一瓶紫色药水均分到十六个瓶子中,因为瓶子小一瓶矿泉水没有用完,只用了一大半就将这些全都搞定了。

    调配好药水后,他从袋子里掏出标签,一一贴在瓶子上,这一幕更是看得龙山动了挖人的心思,连他们都没有想到的事,猴子就已经将这些全都办到了。

    干刑警工作就缺一位这样的人,仔细认真专注,他太渴望这样的人才了。

    “周探长,这个人……”龙山急促道。

    “问他,看他想不想,如果想我不拦着,每个人都有决定梦想的权利,能不能挖到就看你龙队长的本事了。”

    微微动动脑子,周子居就知道龙山在想什么,他没有拒绝,也没有点头同意,猴子不是他的员工,更不是他的谁谁谁,即使是,他也不会去武断的决定一个人的人生,一切还要看猴子有没有进刑警队的想法。

    “有你这句话就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猴子吃亏的。”龙山心情很激动,只要周子居不反对不阻拦,这事就成功了一半。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猴子已经做好一切工作,剩下的就是给猫咪试药,看看兑过水的药水能达到什么程度。

    猴子小心翼翼地喂小橘猫,或许是之前喂过水的缘故,小橘猫对他并不抗拒,相反还很亲密,喵喵叫了两声显得很高兴,满怀着歉意,猴子将手掌递过去,小橘猫喝了两口,觉得味道有点怪怪的,就不继续喝了。

    几人都在观望着小橘猫的情况,看看兑过水的药水还有多强的药效,可等了好久小橘猫依旧很正常,考虑到猫体型大小问题,猴子换了一只,那是一只黑色橘猫,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黑猫本身就灵气十足不像小橘猫那么好骗,长相也并没有小橘猫那般卖萌讨好,猴子将它提溜出来,黑猫发现了不对,伸出锋利的爪子想要攻击猴子试图逃脱。

    猴子最自豪的便是一双手的功夫,哪能被猫咪抓到,微微动了动便躲了过去,捏着黑猫脖颈将它提溜出来,然后把药水掰开嘴喂给它,猫咪挣扎着愣是没有躲开。

    药水灌进肚子里,为了怕药水对猫咪身体有害,猴子没敢喂太多,只喂了半瓶,黑猫挣扎了很久,药水还是顺着嘴巴流进肚子里。

    众人耐心等待着,却发现黑猫依旧没什么反应,反倒黑猫怒气冲冲的看着周子居,如果不是被拎着脖子,它还真想给他来个猫咬攻击以报仇敌。

    “这就奇了怪了,即使兑水再严重,不能一点效果都没有啊?”龙山提出了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