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十九章:疑点

第十九章:疑点

 热门推荐:
    ‘两则看似相同,却又有所不同,夜来香组成成分和迷幻所含成分不同,一个是致幻,一个是昏睡,具体效果咱不清楚,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把两者融合到一起的。’

    周子居弹了弹烟灰,继续道:“我们先来验证一下,猫咪效果,证实一下我们的猜测。”

    “那你要怎么验证呢?”龙山问道。

    “街上太多流浪猫了,咱们试验一下,不要同情心泛滥,咱们只是验证,不是真的伤害他们。”周子居笑着打趣道。

    “我没那么脆弱,说吧,咱们怎么开始,既然我把这事交给你了,一切你说了算。”龙山翻了翻白眼,干刑警这行,要是在意这点,什么是都干不成。

    “我记得门口就有几只流浪猫,咱们抓捕太难了,不过术业有专攻,有人有这手艺。”周子居神秘一笑。

    龙山没有开口问,他知道干侦探所的,形形的人都要认识,否则很难开展工作,尤其是在调查偷拍案件上,只有专业人生才能做到。

    周子居开始拨打电话,不一会儿一个剃着平头,长得很像猴子的一个少年,手里抱着一个铁笼子,里面放着几只橘猫。

    少年将铁笼子放到地上,注意到屋里的龙山也没在意,压了压破了一个洞的帽子,对周子居道:“周哥,你要的我给你弄来了,这玩意又不值钱,你要想养猫,哪天我给你弄只名贵品种,带出去绝对倍有面。”

    “橘猫就可以了,我还养什么名贵猫,劳资自己都吃不饱呢。”周子居笑骂道。

    紧接着周子居向龙山介绍道“这是猴子,原先是扒手,现在是一名汽修工。”

    “你好,我是周探长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再周子居说出猴子的身份的时候,龙山便很聪明的没有点名自己的身份,毕竟猫和鼠天生冤家。

    “既然是周哥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猴子拍拍自己的胸口,豪情万丈的道。

    “我可不希望,你小子有事找他,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周子居朝龙山方向努努嘴。

    猴子满脸迷茫地望着周子居,龙山一脸无奈,有些事看透不说透,咱们还是好朋友。

    这么突然说出来,这厮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他是刑警队的龙队长,你小子以后悠着点,被龙队长逮了,我可不救你。”周子居笑眯眯地道。

    “啊!条子,周哥你怎么不找说?”

    猴子本能的双手一哆嗦,就要蹲下身子抱头,一想自己已经从良了,这才站起来,不过脚下移动离龙山远一些,猫和老鼠是天生的冤家,不可能融洽到可以坐下来谈心的地步。

    “周探长你这是挖坑等着我往里跳呢,放心我不会挖你墙角的。”

    龙山开始还不明白周子居为何要捅破他的身份,微微一想便明白了,很明显猴子是他机缘巧合救下的,之后便一直为他效力,侦探用的是脑子,很多小细节的活不用本尊亲自出马。

    按照正常的侦探所里,最少要有三四个人,还要有足够的装备,他这个探长当的可是个光杆司令。

    周子居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

    “咦,这个味道,好熟悉。”猴子揉了揉鼻子,四下观望满脸疑惑。

    “嗯?”

    周子居和龙山齐齐望来,猴子顺着闻去,来到桌前看到紫色药瓶道:“就是这玩意,我说呢,周哥你也喜欢这玩意?”

    “怎么着?你见过这东西?”周子居好奇道。

    “那当然,这东西可是好东西,那些飞车一族就喜欢这玩意,还有泡妞族的都喜欢。”

    猴子揉了揉鼻子离得远一些,这玩意药效很强,即使只是轻轻闻了闻,都让他产生昏昏欲睡的感觉。

    “周哥,你这药师最新产品吧?”猴子瞥了一眼紫色瓶子上的花纹道。

    “猴子,你小子可以啊,不错,这是我们刚从店里买来的。”

    周子居更惊讶了,他原以为骆举制造出来这种药水肯定低调,然而事实超出他的意料,非但没有低调,反而高调到不行。

    “你说的飞车一族和泡妞族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们也使用这种药水?”龙山突然开口问道。

    “啊,是啊,自从有了这种药水,无论是飞车一族还是泡妞族的成功率都增加了不少,之前我洗手之前听他们说的。”猴子为了怕龙山误会,特意解释了一句。

    “你是说这种药水在地下世界很流行,并且卖的很好,是这个意思吗?”龙山继续问道。

    “是的,并且价格很昂贵,一瓶就要一千多块,周哥手里的这瓶药水是属于最新款的,恐怕价格在五千以上,药效好的话甚至可以达到上万,这药最大的好处就在于,没有副作用,没有后遗症。”猴子解释道。

    “该说是骆举这小子胆大呢,还是说这小子根本不按常理出牌,要是这么高调,被抓是迟早的事,可自从我们抓到他以来,思维很谨慎也很严谨,这说明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最起码他不会这么高调的去做事。”

    周子居来回走了几步继续道:“另外,研究出药水需要大量的时间能够静下来去研究,他需要经受住失败的打击从而练就好的心态,这也可以解释骆举心理素质很好的原因所在。如果说骆举是幕后首脑我信,可要是位置反过来,骆举是冲锋陷阵的,而另有他人冲锋陷阵的话,这有点……”

    “对了,陆东,那小子在说慌!”

    周子居眼睛一亮想到了其中的关键,他们一直把陆东当成是他们团伙中普通一员,也就是属于冲锋陷阵必要时可以拿来当替死鬼的家伙,而正是这样的思维模式和方式导致他们忽略了,为什么这样的人不能背叛他自己的老大呢。

    如果说骆举研究出来药水,用于医院,一是职业所需,二是为了测试药效的话,那么陆东恐怕就是为了利用药水赚取更多的利润,这也可以解释陆东本身就是阿飞青年,能认识地下世界的人一点都不奇怪。

    走私是一件极有风险的事,他们只有在某种需要的时候才会聚在一起大干一场,从而瓜分得到了钱财。

    他们都在瞄准走私能赚钱,却有一个人注意到了药水的价值,那个人就是陆东,所以他看似是几个人中收获最小的,其实他才是几人之中的大佬,就连骆举都因为他的游手好闲而迷惑犯下了错误,给他们机会将他们逮住。

    周子居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龙山听得若有所思时不时点点头,猴子则是一脸膜拜的看着他,就差跪下拜师了。

    龙山提出几个问题与周子居进行验证,俩人经过一番验证,证实了周子居话里的可行性,同时也意味着,他们想要找到证据不是在骆举身上找证据,而是在陆东身上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