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十四章:本命兽

第十四章:本命兽

 热门推荐:
    “他挂了!”

    陆东愣住了,虽然朝他借二十万,可又不是不还,再说做他们生意的,做一单吃半年,不至于为了二十万而红脸吧,更何况在他印象中骆哥可不是小气的人。

    “不好,坏了坏了,这小子警惕性没想到那么高。”

    周子居拍了拍额头,暗骂自己大意了,一定是索要金额引起了他的注意,毕竟与他们作案金额只相差两万,他们这些生活在刀尖上的人无论是警惕性还是反侦察能力都要远高于常人。

    此时他已经顾不上角色扮演游戏了,吩咐那两个警队里找来的龙套将陆东押回警局,而他则要对他们进行追踪。

    有了这么一出,周子居断定那个叫骆哥的人肯定会想办法逃到一个无人烟的地方躲避风头,正因为他警惕性很高,也会让他以为警方已经锁定了他的位置,接下来他肯定会显得很慌乱。

    两位警员押送一脸懵逼的陆东回警局,而周子居则留下来,没有跟着他们回去,等到车辆行驶了很远后,周子居掏出血色诅咒卡,召唤出血夔,喂了两百克鲜血,好在经过昨天的休息体力恢复了些,尽管脸色苍白,但没有发生晕倒的事情。

    血夔见到周子居显得很高兴,围着他的裤脚边摇着尾巴乱转,周子居拿出自己的手机,刚才陆东在打电话的时候,他全程在录音,所以点开录音文件进行播放,让血夔听了听道:“他叫骆举,没有照片,只有录下来的声音,能帮我找到吗?”

    血夔两根触须耷拉下来好似在思考这件事的难度,嘴里发出闷闷的牛叫声,显然只有名字单凭声音对它来说有点难度。

    “如果能找到的话,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周子居抛出诱饵道。

    血夔一听兴奋地在地上打圈圈,连忙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找到,只见它双须含嘴里本就通红的身躯好似充了的气的气球圆鼓鼓的,不多时头顶上长出一根短短的小角。

    周子居瞪大眼睛看着血夔的变化,小角仅有婴儿拇指大,但却散发着幽芒,血夔一飞冲天,然后落下来,嘴里发出悠扬地牛叫声,头角刺入沙土中,一时间风沙四起尘飞扬。

    牛角刺入沙土的那一刹呐,地上涌现一个血色的六芒星,骆举的名字出现在六芒星的正中央的位置上,比上次多了些细细的黑色线条,这些黑色线条上浮现一丝红色液体,看起来阴森恐怖。

    红色液体顺着黑色线条流入骆举的名字上,周子居突然感觉到脑子里多了些东西,一个个断断续续的画面涌入脑海中,他能看到一个穿着白衣大褂的中年人正在收拾东西。

    又一个画面涌入脑海中,周子居看到佳怡宠物医院几个大字,顿时知道他在哪了,乌海县学校区域。

    周子居打了个电话,让外勤开一辆车以最快的速度过来接他,他发现了走私团伙的头目所在位置,电话是辛海芸接的,对周子居的话,辛海芸自然是很重视,连忙下令安排,同时向龙山队长进行汇报。

    等他打完电话后,周子居发现血夔的状态不是很好,整个身体都透着苍白,无精打采地趴在地上耷拉着脑袋显得有气无力。

    “血夔,你怎么了?”

    周子居焦急地将它抱在手心,看着它一闪一闪的身躯,心里无比地难受。

    哞哞!

    “灵盒,怎么才能救它!”

    周子居将手掌伸到血夔嘴边示意让它吸血,它都没了气力,仿佛随时都会断气。

    “血夔,耗尽了它体内所有的能量,已经奄奄一息,想要救它很难,不过也不是没有。”灵盒淡淡道。

    “快说,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周子居吼道。

    或许是血夔一直吸取他身上的血液的缘故,也或者他害怕再次失去,所以他无法直视血夔从他眼前离开,那样他会内疚一辈子。

    “两个办法,第一,随着宿主等级提升,得到的卡片也会越来越多,其中有些丹药卡或者复活卡可以救它,但宿主现在手里除了一张五元卡,再也没有其它的了。”

    灵盒顿了顿继续道:“第二个办法,让血夔成为宿主的本命兽,这样不但能救活它,也没了召唤限制,只要宿主不死,血夔可以永久存在。可灵盒不建议宿主这样做,因为成为本命兽的机会只有一次,卡牌之路才刚刚开始,未来宿主会得到许多强有力的卡片,那样对宿主的帮助是最大的,所以……”

    “让血夔成为我的本命兽吧,我绝不要看着血夔就这样在我手里死去,从我离开战场的那一天起,我就发誓,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周子居坚定道。

    “宿主不再考虑一下吗?”

    灵盒反倒迟疑了,选择弱小的血夔当本命兽无疑是最不理智的,他还想劝说几句,可周子居一旦决定的事,绝对不会轻易改变,对于灵盒的话周子居不为所动。

    “好吧,一切如宿主所愿!”

    随着灵盒话音落地,血夔身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而周子居的心脏位置也在发出耀眼的光芒,周子居听到脑海里传来阵阵古老的歌谣,紧接着血夔化作一道血色光芒与他的心脏融为一体。

    “从今以后血夔与宿主血脉相连,如果血夔死的话宿主也会死,同样宿主死去,血夔也会逝去。”

    周子居点点头表示明白,摸着心脏的位置,他能感觉到里面有个小东西正在修生养息,隐隐约约能够听到一颗小心脏在不甘示弱地跳动着,他的脸上露出笑容。

    “由于血夔成为了宿主的本命兽,已不属于卡牌系列,宿主现在可以召唤使用五元扇了。”

    听到灵盒提示声,周子居笑了:“灵盒,我头一次发觉你的声音如此悦耳动听。”

    “是吗?那再友情提示一下,如果你再不追,犯罪嫌疑人骆举就要逃走了,他要是逃走了,你们这两天的埋伏可就白白浪费了。”灵盒狡黠道。

    “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通知了辛海芸他们……”

    是了,他们需要一层层的汇报,抓捕也需要申请,等他们来黄花菜早凉了,一瞬间周子居想明白其中的关键,连忙掏出五元扇卡,按照要求念出咒语,一把灰黄色的扇子出现他眼前,周子居拿在手里轻轻一扇,脚底下好像有了风火轮,速度快如闪电直奔骆举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