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九章:特制香水

第九章:特制香水

 热门推荐:
    白色a4纸写了一张又一张,两人交换了许许多多想法,为了交流更直观在纸张上他们画的比写的多,最终俩人敲定让周子居自然而然的去接近嫌疑人,安排的越好会让人觉得太刻意,会引起犯罪嫌疑人的警觉。

    犯罪嫌疑人们平常都有各自的工作,周子居需要刑警锁定的几位犯罪嫌疑人的资料,他想要选择其中一位进行接近。

    趁他们散开不抱团,是将他们逐个突破最好机会,一旦让他们抱团,那个时候是最难的。

    这伙走私团伙,以走私名猫为主,偶尔会走私一些野味之类的供应餐桌,龙山告诉他一个重要线索,再过十天是猫类动物动情的季节,猫咪情绪会烦躁不安,只要运用一点特殊手段,就能轻易地得到猫咪。

    比如说药水,这是最常见的手段,经过法医检测,这些猫咪身上都会有夜来香的味道,据法医解释,夜来香燃烧后,经过提炼出来的液体可以使人或动物昏迷。

    这个药效只能使猫咪昏迷,却不能让猫咪心甘情愿地跟着你走,所以法医推断,这里面还有其它特殊成分,只不过他们还没有检测到。

    法医的检测报告,让龙山他们有个大胆的猜想,这群走私团伙当中,是否会有一名精通医药配备的人员在,不然配不出这样的药水。

    周子居也认同这个观点,他还推测说不定其中一个犯罪嫌疑人从事的就是医药行业,可在龙山他们锁定的犯罪嫌疑人当中,并没有发现从事医药行业的人存在,这也就表示说,从事医药的那个人或许就是他们这个小团体的核心。

    听了周子居的分析,龙山懊恼地拍拍头,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得到新的线索,龙山兴奋极了,当着周子居的面给值班盯梢外勤组拨打电话,告诉他们寻找犯罪嫌疑人中有没有从事医药行业的人员,或者说有没有跟这类人员有频繁接触的异动。

    一连下达几个命令,周子居抿着烟眼睛盯着a4纸上的分析,从事医药行业人员这个假设是成立的,最起码波斯猫身上的那股异味绝不是猫臭。

    只不过单凭这一点是无法找到嫌疑人的,乌海县不算私人医院,光公立医院就有五个,一点点的找无疑是大海捞针,想要通过对锁定的犯罪嫌疑人下手,那也行不动。

    假如他是那个核心,只要告诉其他人,抓不到他,他们无论怎么样都会没事,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什么都不交代,即使交代也会往自己身上揽,因为他们也知道没证据,就抓不了他们。

    强制逮捕审讯又如何,顶多关他们二十四个小时罢了,而他们还要冒着被处分开除的危险,在这样权衡利弊的情况下,是不会有人说的。

    有了,他想到怎么接近犯罪嫌疑人了,等到龙山安排完,周子居开口道:“我需要所有犯罪嫌疑人的资料。”

    龙山挂掉电话点点头道:“你所需要的资料马上送到,周侦探还需要什么,无论是人还是报酬尽管开口。”

    “不用了,只需要犯罪嫌疑人的资料便可,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但需要验证一番。另外,一切行动听我指挥,可以吗?”周子居想了想,眼睛直视龙山。

    “当然!”龙山毫不犹豫道。

    “队长,你怎么可以把行动权交给他,他瘦瘦弱弱的能干成什么事,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这也太随意了些吧。”辛海芸转了一圈闲得无聊,便坐在破旧的木质沙发上翻阅手机朋友圈,时不时跟闺蜜回应着消息。

    此时听到龙山要把行动指挥权交出去,立马不乐意了,看向周子居的目光面露不善。

    作为励志成为乌海县第一女刑警为目标的她,哪能同意让一个外人指挥,即使她看在龙山的面子上同意了,那群外勤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破案最忌内部不团结,外勤那些家伙可都是刺头,辛海芸真怕他们打起来。

    “可别小看周探长,他可是精通武器的高手,把那些混小子交到他手里,我无比地放心。不是因为能让他们个个成为神探,而是他能让他们活着回来。“

    龙山的话,令周子居浑身一震,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低着头脸色黯淡,沉默不语。

    辛海芸还想说些什么,她总觉得有些不妥,只见了一面,就把行动指挥权交出去,怎么想都不靠谱。

    龙山摆手阻止,他一旦决定的事时不会轻易更改的,正是凭着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韧劲,才能破了一个又一个案子。

    察觉到周子居情绪有些不对劲,烟都烧着手指头了,都毫无反应,一定是想到什么事了,或许跟他退伍原因有关。昨天晚上回去后,龙山委托几个市局好朋友看能不能登录内网查询到周子居的档案,结果给他的答复都是权限不够,那只能说明周子居的十分特殊,像这样的人无论在部队都不会放他离去,可偏偏他年级轻轻的便退伍了。

    这其中必定有着不可言喻的说道,俩人虽说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但也知道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连问都不能问。

    龙山站起身没有再言语什么,朝周子居敬了个礼,龙山和辛海芸一起走了。

    周子居还在低着头肩膀止不住的颤抖,一双眼睛通红似在强忍着什么,直到他们俩人彻底看不到踪影的时候,他才他反应过来屋里还有龙山他们时,一抬头才发现不知何时龙山和辛海芸走了,整个屋里只剩他一个人。

    或许是手上茧子太厚的缘故,烟头碰触到手指,非但没有烫的通红,反而烟头大有熄灭的趋势,仅有正中心还保留着一点点晕红。

    “灵盒,你选择我后悔吗?”周子居掐灭烟头扔进烟灰缸里,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道。

    “不悔。”灵盒说的斩钉截铁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为什么?”周子居好奇了。

    “因为宿主有一颗善良正义的心,把自己所有积蓄赠送给了一个小女孩,并留在这里暗中保护着她,本灵盒都看到了。”灵盒的语气涌现一丝波动,好像不再那么冰冷了。

    周子居听了自嘲笑道:“狗屁的正义之心,劳资那是在赎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