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八章:卧底任务

第八章:卧底任务

 热门推荐:
    清晨,一道明媚的阳光从窗台照射进来,周子居幽幽醒来掀开军皮大衣,起身伸了个懒腰,趴在地上做俯卧,直至后背出汗停下,呼了口气,然后准备坐在地上进行下一项动作仰卧起坐,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周子居微微皱了皱眉。

    大清早谁这么没有公德心,晨练时间被耽误,周子居心情很不美丽,走上前将门打开语气不善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劳资正忙着呢。”

    “有笔生意想找周神探谈一下,看来神探比较忙,咱们还是走吧。”

    龙山朝辛海芸使了个眼色,辛海芸心领神会道:“还说是神探呢,我看是胆小鬼吧?”

    “哦,说胆小鬼那是骂鬼呢,应该说是缩头乌龟才对。”

    说完,辛海芸和龙山转身就要离去,听到周子居开口道:“我出价很贵的。”

    俩人相视一笑,知道这事算成了一半,周子居打开门,俩人走进去四下观望了一下,龙山相对好一些,辛海芸可就不顾及那么多,四处走走摸摸,人生头一次走进侦探社别提有多兴奋了。

    相对于屋内的摆设,龙山更重视于细节观察以及心理推理,这是干刑警的通病,他会通过屋内的一些细节,来推测这个人的性格特征从而增加谈判或制服的概率。

    周子居连连打了几个哈切,走到躺椅前坐下来,抿了口昨夜剩下的茶水,正欲抽自己的小苏烟,龙山递给他一根烟道:“抽我的,正宗的红塔山。”

    抬头看了龙山一眼,接过香烟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周子居笑了:“特供?”

    龙山点点头,给周子居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根,坐在桌角上,俩人吞云驾雾一会儿,周子居道:“说吧,能让你亲自过来事一定不小。”

    “我们在追查一起走私案,走私金额达到326万元,我们刑警队通过明察暗访确定了几个犯罪嫌疑人,可苦于没有证据,无法将其逮捕归案,还有一个星期就是上头给的期限日了,所以我们想到了你。”龙山抿了口烟道。

    “我就一小小的开侦探的老板,而且你进屋也看到了,地方不大,人员就我一个,想要帮忙也有心无力啊。”周子居明里诉苦,其实是在推脱。

    听了龙山的简短介绍,他就已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能让刑警队为难,无外乎两点,第一,作案手法新颖,第二,上头有人。

    周子居猜测,这件案子,这两点它都占住了,虽说侦察兵出身的他,不畏惧任何困难进行侦查,但走私这块从来都是作案的时候聚在一块,不作案的时候都是化整为零,单靠他一个人调查难度不小。

    龙山的意思他听明白了,犯罪嫌疑人已经锁定,几乎可以确定案子就是他们几个做的,可就是苦于没证据,而找到他的原因是因为生面孔,对嫌疑人来说他是从未见过的生面孔,潜入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找到证据,说白了他的任务就是当个卧底。

    “看在都是军人的份上……”

    龙山话还未说完,周子居出声黯淡道:“我早已不再是,那都过去了……。”

    话虽然是这样说,龙山却能听到他话里情绪低落,当年一定发生了特别的事情,那到底是什么呢?

    龙山心里充满疑惑和好奇,第一次见到他时也是在这里,那时受人之托伪装成一名笨警将其虎进去,他记得那时的他心里平静,在他从业生涯那么多年里,受人之托这样的事情发生太多太多,为了维护大多数人的正义,为了能让案子办的快,受害人损失降到最低,他只能去与那些人虚伪虚蛇,哪怕这些让他身心疲惫。

    这一次见到周子居,让他平静许久的心,不知为何一下子热了起来,就好像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挚友恨不得说上三天三夜,他有一种直觉,他俩是一类人。

    “五万块出场费怎么样?“龙山看着周子居眼睛闪烁个不停,不知在想什么。

    有了之前的案子费用,说实话,周子居实在不想趟这趟浑水,再加上血色诅咒这张卡得用血献祭才行,他昨天才刚献祭过,一旦接下,保不齐今儿就能用上,毕竟这是个急活。

    有时候吧,你越不想去的时候,越是能发生点意外。

    “叮!触发卧底任务,找到走私案犯罪证据,完成任务宿主等级提升,可以同时召唤两张卡片来使用,并奖励抽奖一次!”

    脑海里响起灵盒机械的声音,周子居夹烟的那只手抖了抖,龙山以为他在思考犹豫再次开口道:再加一条特供红塔山怎么样?“

    “成交!”

    周子居掐灭烟头,心里很高兴,有钱拿,有烟抽,还有奖励,单凭召唤两张卡片这个条件,就足以让他心动了。

    既然奖励已经如此丰富了,那他不去岂不是太浪费了嘛。

    周子居答应下来,龙山眸中闪过一道深邃的笑意,他就知道一定会答应下来,他确定俩人是同一种人,即使退下了,还有一颗火热的心。

    如果龙山知道,周子居答应下来,只是为了完成灵盒系统任务罢了,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估摸着会对他很失望吧。

    既然达成合作,俩人便坐下来谈谈合作事项,以及怎么潜入走私犯罪团伙中,要找到一个正当理由,不让他们起疑心以便于找到证据。

    辛海芸在侦探社里四处溜达着,其实她的那股热劲早就过了,如今四处走走只是为了方面俩人好说话罢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上次来过这里,她都不知道这里居然有个侦探社,听名字倒是与时俱进的,夏洛克侦探社,平时肯定没少看电影,最起码爱看电影,屋里摆设简单,这样开侦探社也太随意一点了吧,尽管屋里打扫是挺干净的,可以说是一尘不染。

    四下走走看看,辛海芸发现屋里三条腿的板凳都没有扔掉,可见其人很简约或者守旧,想起那权限不够四个大字,辛海芸皱了皱眉头。

    身为一个精英,退伍的话,退伍费可是很高的,不至于穷的一套好一点的家具都买不起吧,好歹买一套家具布置布置,这样才会有生意。

    无论是侦探社还是周子居本人都透着几分怪异,辛海芸撇撇嘴小声地嘀咕着什么。

    龙山和周子居交流越深,越兴奋,俩人的思路简直可以说是同步,尤其是注意到周子居也有写写画画的习惯,龙山别提有多兴奋了。

    在这间平凡的侦探社里,俩人相谈甚欢,达到了忘我的境界,桌上的白色a4纸张写的密密麻麻的,什么东西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