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七章:邀请

第七章:邀请

 热门推荐:
    “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倒霉不断,不过倒也挺有趣的。”朱欣儿背靠着车,手里抱着波斯猫,回忆着今天发生

    的一切感叹万千。

    “后悔认识我了?”周子居笑着自嘲道。

    “那种感觉我说不上来,但我能说,这是我目前为止经历的最精彩的一天。”朱欣儿想了想道。

    周子居耸了耸肩没有言语,朱欣儿盯着他突然开口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进去吗?”

    “是之前你身边的那个男人吧?”周子居说道。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猜,近期他得罪的人里,只有他一个-陈钰。

    周子居想起那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仿佛对所有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其实心里已经打算,回去要用血夔好好整整那厮,要让他知道劳资不是好欺负的。

    有仇必报,不光是他的性格,也是他人生座右铭!

    朱欣儿对周子居产生强烈的好奇,她在想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很普通,但却很想要去了解他的过去。

    她还记得那个荒唐的赌约,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就是青铜与王者之间的对决,而看似青铜的周子居,却不咸不淡的展露出自己王者实力。反观‘王者’陈钰,在找到猫咪后,便消失不见让人看起来好似在躲避周子居,单凭这一点就可见其人品有多差劲。

    同时也让她着实松了口气,神情从未有过的放松,一直以来陈钰像块狗皮膏药一样缠着他,很早以前她就对陈钰有所了解,知道是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交往过的女友没有一百也有五六十,平均算下来一星期就要换个女朋友。

    她可不想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交到这样的人手里,除非她喝醉了或者脑子秀逗了,不然是绝不会同意他的追求的。

    可是最近公司资金链出了点问题,银行贷款她已经找熟人试过了,由于她需求量比较大,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给她,董事会那群老家伙这段时间一直不安分,鼻子灵的跟犬类动物似的,稍有点风吹草动就会闻腥而来,如果她不能妥善处理解决资金链的问题,那群老家伙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

    烦闷的她,从办公室溜出来打算约闺蜜逛街吃饭购物看电影,哪知陈钰不知从哪得到她的位置,一直缠着她不放,闺蜜很有眼力价的离开,临走时还朝她暧昧的眨眨眼。

    眨你妹啊,当时她多希望闺蜜是个直女,不要随随便便弃自己而去,之后赌气的她,就在商场里狂买东西,付钱的当然是狗皮膏药陈钰,因为太过投入,所以才发生后面的事情。

    朱欣儿直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望着周子居的脸颊,朱欣儿做出令所有人都惊讶的事情,突然抱住周子居脸颊狠狠亲了亲,脸色红的像个苹果。

    她红着脸道:“小男人,姐姐还会找你的!”

    说完,不等周子居反应过来,拐着脚坐到后驾驶上,司机启动车子扬长而去,留下周子居望着远去的车影发呆。

    劳资这是被强吻了吗?

    周子居摇了摇头,打了个滴回侦探社,他需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灵盒,并美美地补一觉,你以为失血二百克很好玩吗?

    最近猪肉猪血大涨价,不知道吃点什么才能补回来失去的血液。

    ……

    档案科里,刑警队队长龙山找了几位系统高手,尝试调取周子居档案,结果与辛海芸得到的答案一样,权限不够。

    他没有气急败坏,双手抱在胸前,来回走动着,大脑飞速运转,辛海芸没去打扰,双手托着腮帮子直愣愣的看着龙山,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通红。

    “既然如此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寻求他的帮助。”龙山双手合十,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时不时闪过一道金光。

    “就他?龙队你还是省省吧,那小胳膊小腿,即使成功接触到嫌疑人,结果也改变不了,不如,你派我去吧!”

    辛海芸站起来蹦蹦跳跳地来到龙山身旁道:“我可是跆拳道黑带,抓个小小蟊贼不在话下。”

    “一边去儿,你以为抓贼是过家家啊,说抓住就抓住了,嫌疑人我们可是盯了有两个星期了,眼看再有一个星期就要到了期限时间,如果不能把这案子破了,不但我们乌海县蒙羞,就连我们刑警支队的经费也得克扣不少,咱们外勤兄弟们辛苦那么久,再没点补贴安慰下,是不是太对不起人了。

    他不是侦探社的嘛,咱们掏钱让他帮咱找出证据,我想这是一件双赢的事,他不会拒绝的。”

    龙山将自己刚才想的计划娓娓道来,辛海芸尽管对自己不能当一名外勤而感到遗憾,但也不会因此而闹小情绪,只是心里一直隐隐期待着参与一场实战,每次逮捕她都坐在办公室里看监控无聊死了。

    她可是励志要当乌海县第一女刑警呢!

    龙山是个极其谨慎的人,随手拿起桌上的纸笔,在上面写写画画,最终将思路理清楚,这才对所有队员下达命令,同时吩咐外勤一组和二组对嫌疑人的监控放松,让嫌疑人放松警惕,他们现在缺的就是证据。

    看着监控屏幕上,几名嫌疑人出门买手抓饼和酒水,龙山与外勤小组沟通着,一定不要让嫌疑人发现,他们被人跟踪。

    周子居回到侦探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中途路上他去看了一个孩子,一个对他很重要的孩子,他用赚到的钱给她买了份小礼物,看到孩子脸上的笑容,他觉得所有的苦和累都不见了。

    掏出兜里的灵盒放在桌子上,拿起打火机点燃一根烟抿了口,吐出一个苹果大的烟圈,在派出所里警员并没有收走他身上的东西,毕竟不是犯人,只是怀疑他跟嫌疑人有所牵连带过来问问情况罢了。

    况且,即使收走,他们也使用不了灵盒,而且只要心里默念灵盒的名字,灵盒就会自己回到他身边的,这是打开灵盒掏出那张五元扇卡,这是风扇,拥有风的力量,召唤的方法也很简单,唯一比较麻烦的是,血色诅咒这张卡还在,他暂时无法召唤这张卡片,直到血色诅咒这张卡次数殆尽,才可以召唤五元扇。

    刚开始得到那会儿,他觉得这个缺点没什么,真到用上的时候,才知道这是个致命的缺陷,想一想每次只能使用一张卡片,即使那张卡再厉害,也有弱点。

    就比如说血色诅咒这张卡来说,召唤血夔需要两百克血液,不说放血量,单说这时间上,随便一个拿板砖的都能把他收拾咯。

    他很想召唤出五元扇看看,奈何缺陷阻拦,他只好作罢,周子居询问灵盒,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缺陷。

    灵盒告诉他,经过千百年的自我探索和修复,灵盒内的空间法则在逐渐完善,宿主只需要努力完成任务提升自己的等级,就可以同时召唤出两张以上的卡片,甚至达到无限召唤的高度。

    周子居眼睛一亮,怎么做才能无限召唤,灵盒告诉他,掌握空间法则,便可进行无限无差别召唤。

    得,听起来都感觉好遥远,周子居翻了翻白眼,兴奋劲下去,困意涌上头。

    他关上门,走过来将躺椅放平,军大衣盖在身上,就这样倒头呼呼大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