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六章:一级机密

第六章:一级机密

 热门推荐:
    “龙队,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觉得他们两个都是无辜的啊!”女警吃着橘子,看着对面玻璃墙里面,两名警察正对周子居他们做着笔录。

    “经线人举报他们跟走私案主要嫌疑人有联系,带他们回来做个笔录也是程序。办案讲究真凭实据铁证如山,不能看着不像就随随便便把人放了,上面对走私案很重视,如果没有点线索的话,咱们查了那么长时间,下次开会可不好向领导们交代啊。”刑警队队长龙山看着外勤报上来的案情资料,时不时用红笔做下笔记。

    “领导一张嘴,下面跑断腿,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辛海芸扔掉手里的橘子皮,带着耳机听着里面的审讯情况,撇了撇嘴。

    “话不能这么说,都是为了提高人民幸福指数,咱们早点破案抓住主谋,就会少一个受害人,让犯罪就此戛然而止。”龙山语气中充满着肃杀之气。

    “那倒也是,不过龙队,咱俩扮成俩个笨警察抓住他俩,会不会太过分了,而且我刚才听了听笔录,确实没什么问题,一个夏洛克侦探社的老板,一个是树藤超市老板,他们都没有犯案动机。”辛海芸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道。

    “只要结果是对的,什么手段对结果来说就不重要了,更何况……”龙山伸出手指往上指了指,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在体质工作三年里,辛海芸秒懂龙山意有所指,有时候身在江湖身不由己,玻璃墙的那一端,两名警员正对周子居审讯着,让他详细交代跟犯罪嫌疑人交往经过。

    周子居明白言多必失的道理,对警员问的问题如实回答,心中有疑惑憋着,同时他也明白今儿是别想轻轻松松的从这走出去,只要没有足够的证据,顶多拘留他二十四个小时,而且他也想呆在这里置身之外探探是谁想要害他。

    相比周子居这边的安静祥和,朱欣儿倒要闹腾多了,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要见我的律师,见不到律师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审问她的两名警员没办法咨询队长龙山,龙山告诉他们一句话,亮着她。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两名警员出了屋子,让她一个人呆在封闭的屋子里,闷得朱欣儿烦躁无比。

    作为她的心肝宝贝波斯猫,警务人员倒是没有难为它,安静地陪在朱欣儿身边睡觉,只是状态不怎么好。

    他们俩人被审讯了大约十五分钟的时间,龙山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名字,走到角落里笑容满面的接起电话,辛海芸撇撇嘴,一定是那个混蛋打来的。

    回答了警务人员提出来的所有问题,警务人员早已停止审讯整理出笔记来,周子居坐在凳子上四处环顾四周,内心叹了口气,真是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要不是……

    “你是谁?”

    一道悦耳的声音打断他的思路,周子居抬起头看到是女警辛海芸手里抱着蓝色文件夹表情严肃,看着周子居的目光里充满着好奇疑惑和不解。

    “周子居,一个普普通通侦探社的老板,警花啥事?”

    男人口花花的毛病,周子居继承率百分之百,即使身在派出所,也不忘记调侃女警辛海芸一句。

    “你的档案权限居然是一级,绝不是普通人,你到底是谁?”

    辛海芸无视周子居的言语花花,翻开文件夹露出红色刊头的文件,上面写着几个红色大字,一级保密。

    她刚才显得无聊,便与档案科的同事聊天,然后摆弄着档案室电脑,想要调取了一下俩人档案找找乐子。

    朱欣儿的档案警务系统一搜索便出来了,唯独周子居的档案显示着无权查看,不信邪的她又试了几次,发现还是如此。

    这不由得引起了她的好奇,打电话拖了几个朋友想要让他们帮忙查查,哪知连他们也无法调阅,而朋友给她的建议是,别惹他,你惹不起。

    既然连他朋友都这么说,证明周子居的档案等级去确实高,也不知是那根线搭错了,她把无法调取档案的页面用打印机打印出来,鬼使神差的来到周子居面前,想着当面问问。

    “我说了,你做我女朋友可好?”周子居挑挑眉道。

    “说还是不说?”辛海芸可不是普通女人,岂会受到轻易受到威胁,当即双手叉腰柳眉一竖,颇有几分水浒传里的孙二娘的架势。

    “又没好处,我干嘛要说。”周子居撇撇嘴,缩着身子百无聊赖的望着天花板。

    没想到辛海芸不按套路出牌,根本不随着节奏来,让他脑海里想好的搭讪术彻底报废了,一时间觉得乏味。

    “你该不会是来自某个神秘部队吧?”辛海芸倒也不恼,低着头猜着。

    周子居心里一咯噔,暗呼,女人的直觉真可怕,正欲开口嘚瑟一番,谁知辛海芸接下来的话把他气个半死;“就你这小身板,跟女人打架都不见得打的赢,人家特战队员哪个不是高大壮的。”

    “我就是是特战队队的。”周子居解释道。

    “吹牛吧,你要是特战队,我就是特战队教官,你以为本小姐是混假的吗?”

    辛海芸翻了翻白眼根本不信他,这个时候龙山走了过来道:“经过调查,你们跟我们要找的嫌疑犯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龙山旁边朱欣儿得意地朝周子居使眼色,嘴巴张了张,周子居读懂了;欠她个人情。

    朱欣儿毕竟是树藤超市的老板,全市开了将近五十家连锁超市,很多业务等着她去办,即使她不打电话,也会有人主动打电话询问她的踪迹,所以这事双方和平解决。

    龙山在一旁与她笑着客套着,让她多多包涵,多多理解,朱欣儿则表现出老板应有的气度,大手一挥这都不是事,双方客套几句,周子居与朱欣儿在律师陪同下一起离开。

    “他到底是谁呢……”辛海芸望着周子居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你在说什么?”龙山一脸好奇,刚才他在接电话,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呐,自己看。”

    辛海芸将手里的文件夹递给龙山,龙山接过看了看,眼睛瞪得越来越大;“这……这是……”

    “看来我们不经意间,抓到了个不得了的人物啊。”龙山呼了口气,望向远方。

    辛海芸可能只是觉得神秘,而他作为一名老刑警,所看到的远比她要多得多,那个权限说明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