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卡牌侦探 > 第一章:血色诅咒卡

第一章:血色诅咒卡

 热门推荐:
    “叮!恭喜宿主触发激活卡盒条件,是否激活?”

    周子居左手握着的《游戏王》卡牌接二连三地掉落在地,他瞪大眼睛看着桌上仅有巴掌大小,却闪烁着妖异光芒的黑色盒子,尤其是盒子上面黑色生物瞳孔里散发着摄人心魂的幽芒,砸吧砸吧嘴下意识道:“激活!”

    “叮!恭喜宿主激活卡盒,完成任务,收集任何卡牌达到一百张,且不能重复,可获得一张卡!

    经系统检测,宿主收集卡牌已达到一百张,且没有重复,获得卡牌一张,并赠送新手说明书一份。“

    黑色盒子上的黑色生物吞噬掉嘴角残余地血迹,盒子内部炙热的光芒一闪而过,虽然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有点懵,但他也明白好像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黑色盒子是一个朋友从埃及带回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盒子大小装卡片正合适,他一直以来便用它珍藏自己喜欢的游戏王卡组,谁承想今儿无聊自娱自乐玩卡组的时候,不小心被美工刀割破手指,血滴落在盒子上,便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周子居拿起卡盒瞅了瞅,里面放着一张黑色的卡片,拿出来看了看,卡上画着一个犹如毛毛虫般的血色虫子,虫子额头上两个黑色繁体字为其添了几分神秘。

    只看了一眼额头上那俩黑色繁体字,周子居便放弃了,为啥?

    第一个字写的跟个鬼画符小人似的,鬼画符小人认识他,他不认识人家啊,难不成是个漂亮女人?

    不过第二个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唉,都是文盲惹的祸!

    卡片名字倒是用简体字写的,名为血色诅咒,卡片下面还有有几行小字,周子居看去;“念出虫子额头上的繁体字,付出一定量的鲜血,可以召唤出血色虫子进行诅咒,只要是生物,均可以进行诅咒!”

    “哇,这简直是整人神器啊!”看着卡片介绍,周子居脑海里闪过几道人影口水不自觉流了出来,心情颇为激动。

    虽然他不认识那俩繁体字,可度娘认识,度娘在手,神马繁体字都不是事。

    谨慎的他并没有因为介绍而冲动的开电脑使用这张卡片,而是再次看向卡盒,里面还有一张卡牌大小的白色纸张。

    这就是系统所说的说明书吧,周子居拿出白色纸张,认真阅读上面内容,良久周子居看着黑色卡盒发呆。

    原来灵盒是灵宝天尊一位叫逍遥子的弟子在千年前利用道术和某个文明系统所制造出来的实验品,他想要利用此物了解掌握空间之道,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逍遥子突然凭空消失,只留下灵盒等待有缘人成为它的主人。

    作为实验品的灵盒,存在着两个重大缺陷,一,盒子里的卡片必须当天使用掉,否则食铁兽便会吞噬宿主灵魂。二,完不成任务同样会被食铁兽吞噬灵魂。

    说明书上特别注明,一旦激活灵盒便无法后悔!

    说的那么邪乎真的假的?

    虽说他闲暇之余也会幻想着有那么一天,可一旦幻想成事实,他反倒忐忑不安了。

    周子居叹了口气,看着桌上的灵盒,不知道无意中激活灵盒是好还是坏!

    咚咚咚!

    周子居点燃一根烟,左手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思考着灵盒为他带来的利和弊,正想着,一阵敲门声响起。

    “请进!”

    将黑色灵盒以及桌面上摆放着的一百多张游戏卡牌放入抽屉中,周子居清了清嗓子道。

    门被打开,走进来一对小年轻,男的穿着一套蓝色紧身西装,脸白白净净的,女的五官精致身上穿着一套白色连衣裙,乌黑亮丽的长发自然的落在肩上,尤其是脚上的红色高跟鞋使她多了几分妩媚。

    “好一对俊男靓女!”周子居心里赞了句。

    “说出你的故事,夏洛克侦探社为你排忧解难!”

    离得近些,周子居注意到那名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脸上充满着焦虑,他弹了弹烟灰,心里猜着会是什么事儿。

    “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排什么忧,解什么难。”女子还未开口,身边的男子四下看了看屋里开口了,语气中充满着鄙夷。

    周子居挑挑眉道:“既然是鸟不拉屎的地方,那么走进本社的先生你,难不成是屎中精华?”

    “小子,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

    男子话还未说话被身边的女子出声打断:“陈钰你给老娘闭嘴,地方是老娘选的,不喜欢可以滚!”

    “欣儿,这里没名气没设备根本无法帮到你,我认识一哥们,那可是侦探界的小福尔摩斯,绝对靠谱!“陈钰急道。

    “不用,就这里了!”朱欣儿淡淡道。

    其实她走进屋的那一刻便后悔了,屋内摆设一清二楚,一个傻瓜照相机,一台老式打印机和一体机电脑以及简陋桌椅,连个像样沙发都没有,更别说侦探设备了。

    相比简陋的侦探社她更烦身边陈钰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缠着自己,于是赌气般的选择这里。

    周子居抽了口烟,异样地看着眼前这两位俊男靓女,嘴角微微上翘。

    “她是我的心肝宝贝,丢了一上午了,能帮我找到她吗?”

    朱欣儿点开手机里的一张照片递给周子居,语气中充满着焦急和担心。

    周子居接过,照片上是一只黑色的猫咪,他不自觉皱了皱眉头,找猫咪可不是一件好差事,报酬低,难度可不小。

    他正欲开口推脱此事,突然听到脑海里响起一道冰冷地声音:“侦探社营业额达到三万,奖励卡片一张!”

    陈钰屋里来回走动摸摸看看道:“屋里连基本的侦探照相机都没有,屎侦探怎么可能找得到,欣儿你听我说……”

    “那我要是找得到呢?”

    周子居看着他,心里满是无奈,系统提示音把做选择的权利给剥夺掉,这下想不接下都不行了。

    “找得到,本少爷输你一万块,可要找不到呢?”陈钰反问道。

    “找不到,店面送你,不过我不会输。”周子居看着他平静道。

    “本少爷坐等接收你的破社。”陈钰冷冷道。

    朱欣儿对他们的赌约丝毫不感兴趣,她只在意‘宝贝’找不找得到,那是她的命根子。

    “帮我找到‘宝贝’报酬可以随便开!”朱欣儿道。

    “先说说事情经过吧!”周子居点点头,招手俩人坐下来诉说事情经过。

    出于礼貌,朱欣儿看着仅有三条腿的木凳子犹豫了一下选择坐下,陈钰选择站着,他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不爽,只是美人在前,否则他早就离开了。

    周子居懒得搭理他,找到抽屉里的纸和笔,边听朱欣儿诉说丢猫过程,边进行记录。

    半个小时以后,朱欣儿和陈钰离开,周子居看着纸上记录和手机五千块转账信息只觉得头疼。

    朱欣儿开出三万块的报酬,同时也开出十分苛刻的条件,她要在今天晚上十点以前见到自家‘宝贝’,否则后果自负。

    朱欣儿意气用事,他又何尝不是在意气用事,明明不擅长找猫找狗,却偏偏接下且还跟人打赌找不到猫,他就关门大吉。

    猫是在商场附近丢的,等朱欣儿发现猫丢时,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调取商场监控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只要能发现猫的身影,瞬息摸瓜,找到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据朱欣儿交代,她已经找商家调取过监控了,可惜在所有监控录像里都未曾发现猫咪影踪。

    朱欣儿的话如果属实的话,监控里没有猫咪身影,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猫咪恰到好处的躲过所有监控,猫咪身材娇小又比较灵活,这一点倒也不是不可能。另一种就是被猫贩子抓了。

    周子居觉得无论是哪一种,都无疑是在大海中捞针,朱欣儿只给他一张猫咪照片,连一根猫咪毛发都未给他,即使找到了黑猫,也不能确定这一只就是她的。

    作为一名侦探,冷静是破案的关键,想了想他刚刚很不冷静,人家三两句话就被激的与人打赌,脑海中回忆着之前的画面,周子居检讨一番自己所作所为。

    周子居在信纸上写写画画后,回到刚才的思路上,他现在需要做的是,验证一下朱欣儿的话是否有水分。

    可验证之后,怎么在找猫的过程中确认猫咪身份,尽管他是侦察兵出身,看了半天照片,把眼看的涩疼都没发现,黑猫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再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拥有先进的机器,想在短时间内找到几乎不可能。

    猫的特长就是娇小灵活,周子居觉得朱欣儿之所以肯同意那么高的报酬,一方面是真的在乎她家黑猫,另一方面可能是觉得他找到的可能性不大,随便敷衍几句罢了。

    没准人家出门后,就会找个大侦探社来全力搜索猫咪踪影呢。

    他细细一想,无论找到猫,还是找不到,她都不吃亏,还平白看了场热闹。

    烟不知不觉燃进尾声,烟灰烫了他手指一下,周子居醒过神来弹掉烟灰,突然灵光一闪,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