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警探长 > 第三百一十章 偷盗

第三百一十章 偷盗

 热门推荐:
        但凡车子是个四驱或是有把差速锁,这也丝毫不是什么问题,白松从后备箱拿出一个千斤顶,想了半天也没办法,只能叫救援了。

        以白松对保险公司的了解,没一个小时是别想了。

        这会儿已经七点多了,天已经全黑了,白松怕车子继续开着会有震动,一会儿容易陷得更深,把火熄了,就在这里无聊地等着。

        不幸中的万幸,现在是个既不怎么冷、又没有蚊子的季节,天上的星星很多,这个地方没有光污染,具有非常棒的观测条件。

        白松是个不怎么纯粹的天文学爱好者,基本上肉眼也能分得清天上的主要星座和视星等比较低的天体,他甚至都准备把家里的那个几百块钱的天文望远镜拿过来了。

        静静地看了会儿天空,白松一下子停下了路的附近有车子的声音,但是声音太小了,还没听清,就消失了。

        四处望了望,白松看到远处的铁丝网那里有手电筒的晃动。

        有人?

        白松的车子也就是一吨左右,如果有三四个成年男子过来帮忙抬一下,再能找根木头,那连保险公司都不用叫了,大不了一人给人家100元辛苦钱。

        本来他还以为是工厂巡夜的人,慢慢走进了却发现不对劲。

        白松看到了一个光头的反光。

        而这个光头好像刚刚见过

        冤家路窄,古人诚不欺我。

        白松看着这明晃晃的反光和这几个手电筒的路径,这几个人倒不是想往他的这个方向走的,白松心里稍缓。

        回想了一下刚刚吃饭时的情况,应该是五个人。

        心中的好奇根本就抑制不住,加上保险公司还早着来,敌明我暗,白松还是决定去看看。

        这里的星光还是挺亮的,但是那几个人都拿了手电,因此在灯光情况下的视力比起本身就处于黑暗状态的白松要差了不少,只要不把手电筒打到这个方向,就一切ok。

        从光线上来看,这几个人都是要往这个工厂里面走的。

        工厂到处都是破旧的墙壁,想进去实在是太容易了。

        这些人要进去干嘛?

        白松这么直接跟是不行的,他靠近了一些,距离这些人差不多有六七十米,就蹲下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一、二、三、四。

        算上光头一共四个人。

        白松仔细地回想了刚刚吃饭时的状态,光头来找事的时候,其他四个人都是一个状态在看热闹,也就是说这五个人肯定是一伙的,那么第五人的位置就值得商榷了。

        白松看着这几个人进去,不敢贸然跟过去,仔细地瞧了起来。

        虽然有月光和星光,但是靠近破旧围墙的周围,还是非常阴暗,手电筒一个个进入了厂子,外面又恢复了宁静。

        白松轻轻地把手机调到了静音模式,屏气凝神,瞪大双眼观察了起来。

        啪。

        远处传来了轻微的打火机的声音,打火机的火光一闪而逝,白松一下子发现了第五个人的位置,距离自己仅仅0米不到。

        如果是刚刚没有那几个人的脚步来做掩饰,如果自己贸然上前,那么此时一定是会被发现的。

        确定了第五人的位置,白松缓缓后退,直接退出了100多米,这时候连燃烧的烟头都彻底看不到了,白松找到一处坍塌的地方,小心地翻了进去。

        这里非常破败,之前应该是一个水泥厂,当然也可能是炼钢厂,已经倒闭了好多年了,估计很快也要进入规划。

        这几个人来这里干嘛?盗窃?

        盗窃什么呢?

        这些地方,除了一些难以拆卸的废铁,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可言。

        而废铁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取的,简单来说,获取里面的废铁可能比直接在外面拆铁门还要难一些。

        当然,也可能是白松外行,对这里的情况不太懂,他进去之后,看着远方的手电筒灯光,缓缓地跟了上去。

        白松不敢跟的太紧,大约20分钟之后,这四个人,每个人扛着一块钢筋、铁棍或者乱七八糟的铁器就走了出来,然后出去和外面的人会和,接着开着一辆面包车,就这么离开了。

        事实证明,这条路是通的,只是白松的车子不敢继续往前走了。

        车子远去,白松才确定没有问题,拿着手机进了园子,到了刚刚四个人待过的地方。

        这边已经是园区的最里面了,有很多废弃的铁器,但是基本上都固定在了机器上,难以拆卸,这个园区墙的后面,就是经侦总队。

        就是偷了一些没价值的东西,四个人加起来也就是几十块钱,白松也懒得报警,未几个笨贼感觉无聊,接着就出了园区。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保险公司才姗姗来迟,派来了一个拖车。

        本来白松的意思是,直接把车子拖出来就可以了,但是拖出来之后,保险公司的人看了一下,才发现车子的左前轴在剧烈的碰撞中已经发生了弯裂,这种情况是说什么也不能让白松继续开车走的,直接通过拖车把车子开走,维修的费用由保险公司和汽修厂谈吧。

        车没了,白松也不用回家了,跟着拖车,一起到了经侦支队的门口,白松打算在单位住一夜了。

        回到单位,丝毫不记仇的白松,找到了辖区派出所电话并拨通,提到这里玩的有人来偷铁,估计是惯犯,提醒派出所注意一点。

        毕竟一趟几十块,一晚上来个十趟八趟的,也是不少了…

        进了门,白松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车子,接下来买什么车呢?

        是法拉利的弟弟吉利呢?还是布加迪的弟弟比亚迪呢?很纠结啊…

        纠结了半天,白松上了楼,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起了案卷。

        几本证据册上午看了一本,下午看了一本半,现在还有三本多,白松看了整整六个小时,才全部看完,整理成了笔记,把案子的来龙去脉整理清楚了。

        不知道是不是白松看的东西还是太简单的原因,他明显感觉这个案子的证据方面有不少缺失的环节,几个重要证人的笔录归纳也对不上。这个也没办法,只能等看具体的笔录再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