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阵仙 > 第1132章 抽身而退

第1132章 抽身而退

 热门推荐:
    “哈哈大哥,我们先去陪诸位兄弟了!”

    幽隆听见这句话,一下子转过身,脸上充满了悲痛;“不!”

    身后,那二十余位杜玄守山人,带着微笑看着脱出战团的诸多同门,恐怖的力量从身上涌出,和远处那的余波,连接成了一片。

    天地色变,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静止,恐怖的力量汇聚在了一起,诸宗的道阶强者在这接连的自爆之中完全没有任何自保之力。

    除了那几个最为强大的道三明我境武者,就只剩下有着护体秘宝的武者才在这恐怖的爆炸之中,保住性命。

    两行清泪在幽隆的脸上流淌,在他身旁,众多守山人痛哭不止。

    他们怎么可能不明白,剑庐执剑人,当人没有下达什么撤退的命令,这只不过是那几个混小子,为了保住更多人的性命,使的小手段。

    余波过后,各派的武者,只剩下十几个,就算这些侥幸活下来的武者,身上的战力也所剩不几。

    幽隆伸手叫住了准备出手的诸位师弟,拔出长剑,双眼之中泛着泪光,笑着骂道:“小混蛋,真是的!”

    剑域扩散,将那些失去战力的各派武者控制了起来,而后,用最古老的方式,将这群人的头颅割了下来。

    鲜血滴答落下,在那三尺青锋之上,没有半点痕迹。

    看着面前那陷入疯狂的幽隆,他们的心在快速都抖动,恐怖的气机让人害怕。

    “杀!”

    没有片刻停顿,滚滚的黑雾被这喊杀声吼散,斑斓的光芒中,杀戮再次展开,并且在一瞬间向着更加剧烈的高度迅速发展,那厮杀声大都隐藏在那光芒之内,可也有不少传出,让那些听到的人,可以感受到那光芒内的惊心动魄。

    战斗到了这个地步,双方都打出了真火,现在已经完全收不住手了,五大一品宗门和朝廷的谋划早就已经成功,现在就算是他们强行让各派联军退出战场,他们也不会答应。

    看着自己的师兄弟战死在自己的面前,此时,他们的目的出奇的一致,将面前的这群人挫骨扬灰,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将心中的那股怒火宣泄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死去的亡灵安息!

    仅剩的几位道境三重天的人,紧张的看着幽隆,面前这个低着头颅的男人,此刻身上弥漫着一股恐怖的气机,为了这个男人,剩下的杜玄剩下的几位道三强者,只是被一群道二武者缠斗。

    只要能够围杀掉这个男人,杜玄剑客必定会受到惨重的打击。

    剑痕划过,鲜血滴落。

    幽隆低头看去时,双目微不可查的寒光一闪,他看着那些被再次围攻的师兄弟,周遭的六位属于各派的道阶三重天的武者,同时向他冲了过来,手中的长剑翻转,他准备快速的将面前的这几人斩杀,结束这场惨烈的战斗!

    在联军的后面,各派的名宿依旧聚集在一起,看着那激烈的战斗,即使是他们也不免倒吸一口凉气,斑斓的光芒抵挡不住他们的目光。

    激烈!或许用惨烈来说更加合适。

    “他们真的不准备出手?”

    听见这话,所有人都忌惮的望了望远处那座安静到了极致的山峰,不管山外的战斗如何惨烈,那座山都那般静悄悄的。

    没有仍和变化才是最让人担忧的,战斗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剑庐执剑人还没有一个出手,别看现在的局面对各派联军很好,但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有一位剑庐执剑人出手,整个战场的局面必定会改写。

    “别怕,我们还有后手!”

    各派名宿望了望,不远处盘膝静修的十位武者,眼中的忌惮变得更加浓厚,在他们还在焦作剑庐执剑人该如何应对的时候,那位紫大人独自外出了一次,随后带回了这十个人,并明确告诉他们,剑庐的执剑人由这十个人应对。

    这样,他们才坚定那颗围攻杜玄的决心。

    战斗依旧开始了这么久,他们看的真切,不仅是各派在减员,杜玄一方也失去了近四十位剑客,各派联军凭借着庞大的数量,毫不在意和杜玄进行的这种换将活动,别说二换一,就是拿三个、四个甚至是五个去换命,在他们看来这都是值得的。

    杜玄却不一样!

    杜玄

    九师姑身上的杀机几乎已经到达了一个顶点,火红色的战甲上有烈焰在燃烧,凌厉的剑芒在体表环绕,眼中寒芒闪过:“四师兄!”

    “再等等!”

    同样的回答,不同的是,四师叔的手中此刻也紧紧的握着剑,三尺青锋倒映着寒芒,寒风呼啸,整个杜玄都被恐怖气机弥漫。

    杜玄之外,战场之中,在哪蔚蓝的天空之上,脚下轰然,一位又一位武者疯狂的撞击在一起,头顶之上,所有的云彩都被粗暴的撕碎,此时的幽隆,看起来十分狼狈。

    幽隆的胸膛被刺穿,那是水榭楼的匕首,腿上也同样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恐怖至极,面前的敌人依旧是六位,不过幽隆知道,在暗中还隐藏着两位杀手,一位属于冥生殿,一位属于水榭楼。

    在厮杀开始的第一时间,幽隆就知道,这群人和之前被灭杀的那群人完全不一样,他们是来自五大一品宗门的精英弟子,杜玄剑客的确很强,不过在五派的弟子也不弱,特别是在以少打多的情况之下,幽隆的情况真的是不容乐观。

    暗红的鲜血从幽隆的胸膛流出,黑色的衣袍被浸湿,隐约之间可以看到拿苍白色的白骨,腿上的那道伤口同样惨重,唯一不同的是,时不时的还有道道诡异的黑气弥漫而出,冥生殿的秘术,在持续的削弱幽隆的战力。

    五派的强者也不好受,他们喘着粗气,面对着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他们也必须时刻都保持着戒备,就算现在,他们都在暗自调息,可灵识、武器,身上的一切都紧紧的对着幽隆。

    “这个世界就不应该有所谓的杜玄剑客!”同样的言语在众人心底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