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演天地 > 第2897章 防御不起

第2897章 防御不起

 热门推荐:
    问题的解决,如若能够一蹴而就,当然是最好的,但若不能,也不能被问题扰得不知所以。

    涉及这处遗迹的主人留下的问题,到目前威能,能够做那已然解决的确定的终是不多,但到底有解决的不是?

    至少有两个问题是已然解决了的,就是这处遗迹的的确确是骁勇他们曾经的某个同伴留下来的,而这处遗迹的主人,即遗迹之中的那具尸骨也的的确确是骁勇他们的同伴的。

    有着这样两个问题的已然解决,骁勇他们也就算得上是有所收获的。

    而这收获,其实真的不算什么好的收获。

    “我一直以为我们这些从别的天道体系过来的人,死是不可能死掉的。”

    或者说,即便死掉,那也是利用那个死来做转世亦或恢复修为境界之类的。

    结果呢?结果真就有人真真切切的死掉了。

    骁勇的情绪不是很好,说到底,骁勇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这样的人,也是最能因为情义而感伤的人。

    只是骁勇也明白,感伤什么的,对事情的发展起不了推动的作用。

    骁勇就几下几下的压下不好的情绪,开口说道“我们去下一处的遗迹。”

    遗迹什么的,这个天道体系是有着非常之多的,而这些遗迹,有那位大修士提供线索的,也有这个天道体系的天道提供线索的,如此一些遗迹,在已然找到了一个与自己这伙人有关的前提下,骁勇觉得剩下的遗迹之中应该也能找出与他们有关的。

    只是这般想着,骁勇刚刚压下的情绪又有窜起的意思。

    原因也很是简单。

    遗迹终归是遗迹,既然是遗迹,就必然是被人遗忘的地方。

    而要做那遗忘,要么是遗迹的主人死掉了,要么就是遗迹的主人离开了。

    后一种还好,后一种的情况,遗迹的主人或许还活着,可若是前者,不就代表着骁勇他们曾经的同伴又有人死掉了吗?

    骁勇终是不愿自己曾经的同伴有人死掉了。

    那位大修士也不希望有人死掉了,是不希望禅宵尊者等人之中有人死掉。

    因为死掉的人,那位大修士不能拿来当成人质的与骁勇交换好处。

    那位大修士有着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帮忙,自然是能够杜绝禅宵尊者一群人当中有人死掉的。

    只是真的能够杜绝吗?

    禅宵尊者也还,祝倾崖也罢,这些人终究不是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掌控的天地之中土生土长的修士,而是由骁勇丢到它所掌控的天地之中的修士。

    这些修士就是所谓的外来者,即便这些外来者在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掌控的天地之中修炼了好些日子,因这关系,他们的体内已然有了来自这个天地的诸多的规则法则。

    但别忘了。

    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是修士的特性都还存有的天道,就是那种还没有彻底的变成天道的天道,这样的天道,对自己掌控的天地的掌控力度是不够完全的。

    除此之外,有个事情也是加大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的掌控力度的不够完全的因素。

    那就是如此一方天地的诸多的规则法则乃是从三月界的天道,还有那个在跌落途中死亡的天道所掌控的世界的规则法则。

    那些规则法则的数量是很多的,否则的话,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对自己的天地的朝着完整世界的变化这个过程之中的消耗,就不会还没有将自身的演化之力消耗掉。

    因为那些规则法则的足够多,因而那些同样属于外来的规则法则就有逸散到天地之中,就有被于此天地修炼的禅宵尊者他们获得。

    禅宵尊者等人本身就是外来者,又有获得同时外来的规则法则,这就使得禅宵尊者等人与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掌控的天地有着三两分的难以契合。

    契合度的不够,便是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对禅宵尊者等人的影响的不够,有此不够,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想要在禅宵尊者等人的危机关头进行性命的保住,难度就有存有的。

    于是乎,真就有人死掉了。

    禅宵尊者一方被虚假的海市蜃楼给欺骗了,因这欺骗,禅宵尊者等人有了半途的拐弯,就有了破绽被祝倾崖一方抓住,继而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其实单单如此的话,还是不会死人的,问题就在于,由红衣男子的分身演化出来的天道鼓捣出来的海市蜃楼太过真实,真实到都要临近了,禅宵尊者一方都有人没能看出来。

    海市蜃楼是骁勇的雕像的景象,而骁勇的雕像,在昆仑宗所在的那个天地所在的层次,确切的说,是在那个层次的所有天地之中,骁勇的雕像都能成为临近者寻求庇护的东西。

    没道理这个本身就是借了骁勇的力量才能画演天地的天地之中的属于骁勇的雕像不能成为禅宵尊者等人的庇护之物,也是有着这样的确认,当祝倾崖一方朝着禅宵尊者一方发动攻击了,禅宵尊者一方还有人根本连防御都没有布置。

    其实这是一种卖惨行为,就是禅宵尊者一方有人想要当着骁勇的雕像的面,表现出祝倾崖一方的恶毒,同时表现出自己一方没有伤害同伴的意思,由此来获得骁勇的关注之类。

    结果呢?骁勇的雕像是海市蜃楼这等虚假的类别,这样的类别,当然不可能有着劳什子的庇护威能的存有。

    于是祝倾崖一方的攻击就有结结实实的落到那么几个打算卖惨的修士的身上。

    没有外来的庇护,自身又没有启用防御手段,于此情况直接的挨了结实的攻击……

    不是武修的那种,也就是没有专门的锤炼肉身的那种修士,遭受祝倾崖一方本身就是无比狠辣的攻击,还是无比结实的遭受,轻则都是身受重伤,严重一些的真就是当即身亡了。

    有人身亡,别说那位大修士很是错愕,便是祝倾崖一方也很是惊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