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诉先锋 > 第三百五十二章 传销解救师

第三百五十二章 传销解救师

 热门推荐:
    “哎,红姐到了啊~!”

    张睿明见李素红到了门口,立马站起身来,客气的迎了上来。顶  点  热情的将还有些懵的李素红迎进了包厢,那位她不认识的年轻姑娘也起身来,让她一下有些意外,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客气的一个场景。

    李素红平时接触的“潜在会员”大都是目光短浅、蝇营狗苟的市井小民,哪里有这么亲和的氛围来,这反而让她一贯的洗脑模式和传销话术不知道怎么开口,整个人木纳的坐在那儿,神情有些僵硬。

    “这个今天请红姐过来,也是想向红姐讨教一下我们泉建集团内部的产品模式,因为我自己也是那个久病成良医嘛!用了我们泉建的产品也这么久了,信任是一回事,但我还听说很多人还能通过购买我们泉建的产品,成为内部的会员,而且听说还能通过拉会员的方式赚到钱!?说真的,我对这个就非常感兴趣了……这位是我妹,对我们泉建的这块会员制度也挺感兴趣的,所以今天就让我请红姐过来,给我们两好好讲讲。”

    李素红在泉建里厮混了许多年,这些年也消耗了不少她自己身边的人脉资源,整个赵左那边的亲戚几乎都拉了一个遍,更别说朋友之类的了。可李素红本质上还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大老粗,更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一直以来都对泉建的理论深信不疑,但却没有足够的营销能力,是以一直都只是普通的“经理”级别,在泉建内部不上不下的,没骗到新人就赚不到什么钱,也没办法拿到那些“空中阁楼”般的经理工资。

    但李素红的特点就是对泉建的理论深信不疑,这让张睿明今天的反洗脑解救工作十分棘手,他自己也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在这几个小时内将其反洗脑成功,解救出来。但现在对于这场公益诉讼,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节点了,如果再没有突破点,一切都难以推动下去,而且,解救李素红,让其回到赵左身边,这本就是张睿明最开始的几个目的之一。

    而今天为什么张睿明选择在这样僻静的一个茶馆进行对李素红的反洗脑工作,就是因为,传销最首先利用的,就是被传销者的群体心理,如果没离他们脱离传销窝点,那在他们熟悉的环境下进行反传销洗脑,那是几乎不可能成功的。

    “红姐,我想先了解一下,你自己做泉建做了多久了?”

    这句话是一个试探点,张睿明想得到李素红具体的资料细节,他在今天这场会面之前,做了一些详尽的资料收集工作,也规整了自己之前在泉建集团卧底调查那一个月中,所得到的资料信息,也参考了一些“传销解救师”的心理战术和话术技巧,虽然今天是第一次实战,但他相信结合自己这十几年的庭审诉讼经验,应该能将李素红反洗脑成功。

    见回到她所熟悉的话题上,李素红脸上洋溢着一丝自豪的色彩。“我啊,我做了有3年多了哦,你红姐在泉建里面可是一名经理哦!你说吧,你想了解哪些方面的!我可以先从简单的地方开始讲!小张啊,我看你年纪也不大,你对人生的追求是什么?”

    李素红一开口,张睿明就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这是泉建话术体系中最常见的“切口”,也是最多的“贯口”,先问你的是什么,如果是赚钱,那好,她们马上就会搬出五级三阶制、1024万出来,给你描绘一副华美的钱景。如果你的回答不是赚钱,而是那些虚无缥缈的“自我成长”,“能力锻炼”、“实现价值”云云,那最好不过了,她们就会给你搬出泉建的“四个精进”出来,什么“人脉精进”、“口才精进”、“自我管理”那这些她们天天在窝点里重复了无数遍的术语,远比你所说的还要专业,案她们那说法,在她们那窝点走一趟,简直是上了一轮北大清华,整个人都完全不一样了。而不管对方怎么选择回答,接下来,泉建的讲师们都有一套完整的话术流程图,按照每一个节点引路一样的将话题最终归总到加入泉建会员这一实际目的上来。这是一套如同机器一般精密的洗脑模式,一旦开动起来,就难以停止。

    所以,张睿明的选择是不去回答李素红的问题,而是不给她发动这套话术的机会,他直接把话题撇了过去,不去纠结在被谈话者身上,而是放回到李素红自己身上。

    “哦,这样啊,红姐,我其实对我们组织有过粗粗的了解了,像什么“五级三阶制”的,我之前就知道了,今天过来还是想听你说说你本人这些年到底得到了什么?”

    张睿明用这样的反问语态,是因为根据他所了解到的“传销解救师”的战术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先不能直接去质疑这些陷入传销者,因为传销发展了这么多年,它们早就建立起来了全面的心理防线。

    总体上的战略是,先给你泼冷水,让你知道你会被质疑,这样等到你真的被质疑的时候,你便不会理睬。也正因此,那么多人劝做安利的人出来,却很少有人成功,因为他们早有心理准备。

    而具体来说,主要是三种不同的心里运行机制

    一、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传销洗脑、会员直销从来都不是把什么观点强加给别人的,也不完全靠暴力手段来强行留人,他们都是通过不断的心理攻势,来拉出被传销者内心的真实欲求,其中最为普遍的就是对当下的环境不满急迫寻求改变的渴望。

    也是就利用人的进取心,歌颂不断进取的精神,但是,他们的歌颂都是带着强烈的主观目的,是为了在通过不断的欺骗、偷换概念等等难以察觉的手法,悄悄的将他们的“产品”“企业”包装成“进取心”的具体体现,让被传销者在不知不觉中将“努力奋斗”等等美好词汇与他们的的“产品”“企业”划上了等号。

    二、利用人们的自我欺骗。

    这点其中就包括了“破窗效应”、“沉没成本”等等心理理论,总的来说,当人们在某一件事上开始起步,投入精力后,就会有种自然而然的心理惯性,人们将不愿再收集外部信息,只期盼着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当某些事实和我们内心中的答案冲突的时候,我们会主动忽视。只是由着这种惯性往前前进,直到狠狠的撞到墙上,这种心理上的懒惰和不舍放手,正是传销集团最为倚重的一项心理漏洞,所以许多人在察觉到传销的现实后,还会主动的去替其申辩、解释,这都是其中的具体应用。

    这两条就是传销中没,被传销者所主要陷入的两大心里防卫机制了。而具体到实际中时,高明的传销体系会针对每一个不同的质疑角度、提出的问题、不同的质问对象,都将进行相应的心里防护机制微调。

    比如如果是被传销者的家人出现了,当他们劝导被传销者你现在每天过的这么苦,吃的睡的,连猪都不如,你这是何苦呢?难道不是傻吗?

    这个时候,第一条心里防卫机制就会起作用苦又怎样呢?我这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再比如,当被传销者的家人拿出传销的相关报导,甚至是该窝点企业的相关新闻出来指证,让被传销者认清现实,离开窝点时。

    这时,第二条机制就会起作用你们都是被蒙蔽了,国家其实是支持我们的,总有一天,我们直销会立法的,只是现在不能让所有人都赚钱罢了。

    所以,当没有摸清传销者的心理防卫机制之前,贸然的质疑、诋毁传销,都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甚至会在这些人的设计下,反而更加推动传销者的逆反心理,将其更深的推入到传销窝点中去,使整个局面更加恶化。

    而此时,张睿明面对的李素红,正是这样一名具有极强心里防卫机制的深度传销者,在这样的对手面前,他一直谨记一条准则解救传销,绝对不能成为对抗者,而是必须先成为一名倾听者。

    “我这些年啊……”见张睿明上来不是问泉建的传销体系,也不表明他自己的,反而让李素红讲讲她自己的经历,这让这个习惯了完全按照泉建话术体系进行传销的李素红,一下有些不知道怎么应对。

    望着张睿明真诚的目光,她不由的将思绪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是啊,自己这些年到底赚到些什么呢?

    “这个……还是先讲讲……”

    李素红脸上闪过一丝迷茫的神色,张睿明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马上又追问道“红姐,你既然已经做了这么久的泉建了,那你一定在津港买了房了吧!?”

    “买房?……津港的房价太贵了,我暂时还买不起……”

    “你没买房?那您是买了车?还是给小孩读书花了钱?”

    说到这里,李素红心里浮现出赵左那张老脸来,只有在张睿明问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她才难得的想起那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将十几年自由换来的赔偿款全部消耗殆尽的老伴。

    想到这,李素红脸上不禁有些黯然。

    “也没有……我和现在的老伴,都还没生小孩呢……”

    “啊?……那你起码总出去旅游了许多地方吧?还是说你买了许多化妆品?还是说你存了许多钱?”

    张睿明的疑问如连珠炮一样发过来,让李素红对自我真实处境的反思连续不停,让她看到自己那无所遁形的真相。

    张睿明这番压迫般的话语体系,就是为了使李素红的“自我意识”觉醒,用心理学角度上的专业用词来说,是叫“自我”对“他我”的差异化驱逐认知。

    用“传销解救师”的话来说,就是促进李素红自我意识的觉醒,能够重新审视自己的认知。

    而张睿明的理解就是让李素红自己动动脑袋,不要只听别人瞎比比!

    张睿明的话语已经开始起了效果,李素红脸上的迷茫神色消退过后,她还是脸红、低头,这是“羞愧”的具体表现,而此时,这种“羞愧”情感的来源,毫无疑问就是因为她在先前顺着张睿明话语而进行的自我审视之中,冥冥中对自我这些年的回顾,发现一个问题我这些年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没有得到预想中的优渥生活?

    这种现实与认知的反差就像一个程序中的小小bug,虽然开始影响甚微,但如果顺利发展,还是会慢慢摧毁李素红内心的泉建思维体系。

    但她毕竟不是刚入泉建的愣头青,作为一名已经发展过上百名会员的泉建集团下的经理,李素红脑袋中的防卫机制瞬间就纠错了这突然出现的小小bug,马上运用一套说辞开始进行对张睿明的反击。

    “这个……我们泉建集团,更多的还是注重对我们个人能力与品格的培养,我们泉建的舒熠辉老总曾经说过不要去追求金钱,而是要去追求自我精进,因为只要你自我精进到了一定的程度,成功与金钱都会顺其自然的来到你身边……”

    张睿明也是在泉建体系中卧底调查过的男人,面对李素红的说辞,他只是微笑倾听,他不想再“四个精进”、“能力培养”这些虚之玄之的、没有任何具体评价物的话题上与其周旋,张睿明还是决定直接将话题引回到最为实际的经济利益上来。

    “红姐……那个,我对这些“个人能力”之类的东西其实也没啥兴趣,我这人特别俗气,而且你也知道我是一名食道癌患者,你说我再去追求什么“自我精进”,我还能有那时间嘛?”

    说到这,李素红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她这些说辞都是按照泉建的培训教程来的,根本没有考虑因人而异这一点,于是刚刚对张睿明这样的“重症患者”说了一通自我成长的大道理,怎么可能有效果,反而让场面有些尴尬。

    “当然……我也知道红姐也是为了我好,所以才和我说这些,可惜小弟命不久矣,不然也希望能和红姐你一样,会说话,会做人,更能那个什么……让成功和金钱反过来追着我们嘛……”

    张睿明嘴角一弯,用这样的几声干笑,驱散了一点茶室内的尴尬氛围。张靓从一开始就含笑坐在一旁,不答一语,按照张睿明和她先前的布置,她是这次解救行动中最后的“杀手锏”,可是不到最后时刻,不能轻易使出来的必杀技!

    见张睿明给了一个台阶下,李素红也笑着说道“哎,小张你不要这么说,我看你就很会说话嘛,人长得好,嘴巴又甜,比我那个死老公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可就在她刚说完的一下,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钝响,是旁边房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倒地了,或是一个重锤捶在木桌上的响声,这让这边茶室在座的三人脸上都是一惊,李素红一下站起身来,疑问的目光投向张睿明背后分割茶室的木屏风,想要看看隔壁的这声异响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张睿明和张靓的脸上分明是有些不太自在,张睿明赶紧扯回话题,径直向李素红问道“红姐你先坐下,我还想请教你一点问题,这个……我们泉建如果真的是赚钱的吗?那要怎么样才能赚钱?”

    李素红被他这个问题拉回了座位上,听到张睿明终于问到了她所最为熟悉的问题,她马上本能般的回想起泉建那些厚厚话术教材上的“话套子”,“这个啊,那你就最好做个笔记,我们泉建是一个金字塔体系,我们的分成机制是这样的……”

    接下来李素红将张睿明在东江时就听到耳朵上茧的那套泉建的“五级三阶制”给翻来覆去的讲了一遍,张睿明实在是听到太多了,甚至都能分辨出李素红所讲的是哪个版本的泉建教材,甚至连她师从的的那名讲师都能猜个七七八八,在这位狂热的直销大妈滔滔不绝的时候,张睿明选择了眼观鼻、鼻观心,整个过程不发一语,等这位大妈气势泄去,再寻求反击的时机。

    《左传?6?庄公十年》有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李素红这“三鼓”可还真不是一下子,她一个人整整讲了近两小时,张睿明在这过程中都神游梦回了几个来回了,中间还几次止住了差点打哈欠的张靓,等这李素红好不容易显出了疲态,张睿明就准备来个大反击。

    “红姐,这个不是我不信啊,我这个也是学过经济学的,像你这样的说法,我们泉建的这套理论之中,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首先啊,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