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王不吃软饭 > 第505章 呆逼只是看着呆

第505章 呆逼只是看着呆

 热门推荐:
    第5o5章 呆逼只是看着呆

    第二天,上朝时候,传来战报,整个砚雪朝堂都炸开了。

    本来就只悬着一口气的砚雪君主,听了战报之后,在朝上就晕了过去。

    大臣们纷纷恐慌不已。

    云墨秦王果然非同小可,这么两天,居然就攻下了璃城附近的两座城池!

    听说下一个目标是炎城!

    众大臣捏了一把汗,炎城是姚裴云驻守,姚裴云应该能多挡几日。

    谁知道还没走出大殿,另一份战报就传了回来。

    炎城也失守了!

    连姚裴云都坚持不了多大一会儿,整个砚雪还有谁能挡得住?

    百官惶然。

    砚雪君王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南宫遇怎么样了。

    在他看来,他的好儿子还坚守在前线。

    “回皇上,大皇子无碍。”

    砚雪君王一听说大儿子没事,本来要吐出来的血生生又压了回去。

    他吩咐近身伺候的公公“把大皇子召回都城来!”

    公公应声就要下去拟旨,砚雪君王又道“传姚丞相进宫!”

    姚丞相刚刚回到家门口,就有谕令来了,于是坐上轿子就又折回皇宫。

    到了御衡殿之后,只见进进出出的宫女乱成一团,进去就见一堆太医跪在龙榻前交流。

    见姚丞相进去,那一堆太医连忙行礼。

    “皇上怎么样了?”姚丞相看向龙榻上昏迷不醒的君王,问太医道。

    为的太医院院正还跪在地上,有些忐忑的道“皇上近日身体大不如前,只怕……”

    太医院院正也只有在姚丞相面前,才敢说这话,要是在南宫遇面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这种大实话。

    姚丞相点头表示知道了,“可用过药了?”

    院正连忙道“刚刚用过了。”

    “几时能醒过来?”

    院正又实话道“这个下官也说不准,全看造化。”

    姚丞相挥手,做主让太医们下去了。

    砚雪君主很信任姚丞相,甚至过了大皇子南宫遇,所以对于姚丞相的命令,没人敢质疑,也没人敢不从。

    近身伺候的林公公等太医都走了,才让人给姚丞相看座。

    他道“刚刚皇上还好好的,忽然就……”

    姚丞相在龙榻边上坐下,问林公公道“可知道皇上忽然召见我,所为何事?”

    林公公自然是不太清楚的,他只能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

    “先前不是说已有两城沦陷?刚刚又传来战报说姚将军驻守的炎城也失守了,皇上醒来知道后,就说拟旨把大皇子急召回来,又说让您进宫。”

    姚丞相心底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莫非是想要在这个当口立南宫遇为太子?

    可南宫遇连连打了败仗,这时候并没有功绩,立不起来吧?

    不过,圣心难测。

    姚丞相只好静静等着人醒过来。

    上官清其收到消息的时间比朝堂上更早。他知道他二舅肯定是佯装抵抗,稍稍演一下戏就弃城了。

    他站到地形图前,眸光凝住。

    慕容景接下来要攻打荣城和尚岩城了。

    “去,派人暗中给慕容景送半个月的粮草。”

    上官清其很大方。

    边上的下属却呆了。“主子,他们有十五万兵马!”

    够十五万兵马半个月的粮草,可不少。

    要想暗中送去不让人知道,这很不容易啊。

    而且,这要花很多很多的银票,相当于大放血了。

    上官清其想了想,道“你只管凑够,然后交给逍遥门的人。”

    属下不敢磨叽,干脆道“是!”

    6遗风正在愁呢。

    他不是没钱,他是怕这一次再出意外。结果,粮草居然送上门了。

    一问,居然是上官清其白给的。

    6遗风也不废话,直接收下就给慕容景送过去了。

    临走的时候,6遗风道“你这情敌够意思!要是换了我,巴不得你饿得体力不济呢!”

    慕容景淡淡的道“他算哪门子的情敌。本王的情敌在帝都。”

    他指的是楚王慕容锦。

    慕容景很介意苏墨晚先对楚王有过好感,虽然他最近被苏墨晚闹得不敢乱吃醋,但这种老陈醋他是一直放在心底偷偷吃的。

    6遗风见没劲,就又问起自己的表妹,“墨晚什么时候再来?”

    慕容景冷冷的扫他一眼,“你该关心的是粮草,不是本王的女人。”

    6遗风就笑了,“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啊,你看你这火气旺的,墨晚要是再不来,你都能自己烧起来了吧!”

    慕容景瞪他,6遗风又道“不是我说,咱们还是歇一歇,你这动作太快,上官清其跟不上你的节奏吧?”

    “不管他。”

    “别不管啊,”6遗风悄声道“欧阳黎亭似乎很想拉拢上官清其。”

    慕容景没放在心上,“欧阳黎亭不会白跑一趟,算他还有点眼光,没选南宫遇。”

    “不是这样的。”6遗风又进入八卦模式,当然,他主要是想看慕容景笑话。

    “据可靠消息,欧阳黎亭本来是南宫遇请来的,也准备和南宫遇勾搭在一起的,但是后来他找上官清其问了一个女人,上官清其给了他答案,他就倒向上官清其了。”

    慕容景忽然眉心一跳。“一个女人?”

    6遗风幸灾乐祸的道“就是我家墨晚啊!”

    “……”

    慕容景眸子微冷。他先前就觉得欧阳黎亭对苏墨晚不太一般……

    6遗风被冷冷的眼风一扫,咳了一声道“所以说,楚王是过去的情敌,欧阳黎亭是未来的情敌,你可不能大意!”

    慕容景想起自己刚刚和苏墨晚闹了矛盾,顿时就道“用不着你提醒,本王的女人本王自己看得住。”

    6遗风就是见不得慕容景这副沉浸在爱情里的呆逼样。“腿长在墨晚身上,她又远在江南,你怎么看?”

    慕容景面无表情道“可她的心长在本王身上。”

    “……”

    6遗风心想,原来呆逼只是看着呆,并不是真的呆!

    他讪讪的走了。

    江卓见慕容景一直站在城墙上吹风,站了好久都没有要下来的意思,就上去喊人了。

    他心想,难不成是苏侧妃那边出了什么事?

    慕容景知道江卓上来了,他头也不回的道“你小时候,放过风筝么?”

    “……”

    江卓觉得,慕容景可能被风吹傻了。

    。